您的位置:首页 » 散文 » 感悟生活 » 在倭肯河的拐弯处
在倭肯河的拐弯处

类别:感悟生活

作者:刘国林[个人小说集]

日期:2017-07-08

我的家乡位于牡丹江的支流倭肯河畔。倭肯河在家乡的北端甩了个大弯儿,蜿蜒西去。就在这个大弯儿的地方,有一个方圆二里地的大水泡子,也不知道它有多深,家乡人有好事者曾穿着潜水衣下到泡子里探底儿,摸了半天竟没有够到底儿,走着走着,竟在水底走进倭肯河中,在倭肯河的对岸上了岸因此,家乡人说,水泡子和倭肯河是相通的,倭肯河水不干涸,水泡子就不会干涸。
水泡子的鱼类众多,最出名的要算是黑鱼了。黑鱼是水泡子的特产,味道鲜美,不管是炖着吃,焖着吃,还是蒸着吃,煎着吃,百吃不厌。三十年前,有人亲眼见泡子里的野鸭被黑鱼吞食,也有人见村子里的老母猪在泡子里边喝水,它的崽子也跟着到泡子边玩耍。突然,黑鱼从泡子里蹿出来,直奔老母猪身边的一个猪崽子冲去,只见它一张嘴,便把那猪崽子衔进口中,还没等母猪醒过神来,它的崽子已被大黑鱼拽进泡子里不见了。
那时,我才十来岁,总想到水泡子边钓鱼,但每次都被大人拦住,说水泡子里的黑鱼成精了,会把小孩拖到水里喂它的崽子的。我听了似信非信,但终究没敢去水泡子钓鱼。一但到了汛期,倭肯河涨大水,水泡子和倭肯河连成一片,整个大甸子形成一片汪洋。每到夜晚,都能听到似老牛般的哞哞叫声,夜里传得很远,很远。大人们便说,那是黑鱼精在叫,它一叫,准要发大水。
家乡人最爱吃大忽悠做的黑鱼宴。大忽悠家开的酒馆就在泡子边,只有七八张桌,如果不巧客满了,后来的人只好在酒馆外等着。按说现在的酒馆这么多,哪里吃不上黑鱼宴呢,大可不必在他家排长队。可大忽悠却不怕怠慢客人,为啥?就因为他家的黑鱼宴做得有特色。
说实话,大忽悠做得黑鱼宴真称得上色香味俱全,让你吃了上顿想下顿,美得无法说了。比如说那道鱼丸子汤,全是十斤以上的黑鱼脊肉做的,看着老汤里漂着纯白色的鱼丸子,能让人看着就眼馋,闻着就心醉。不说别的,单是用黑鱼肚做成的“群星灿烂”那道菜,就是大忽悠的独创,在别的饭馆就甭想吃得到。
说到这儿,另外一个人就不能不提了,这人就是二混子。二混子是家乡的老户,他家祖祖辈辈以打鱼为生,积累了不少打鱼摸虾的经验。村里人都说,二混子的打鱼绝招儿,能给泡子里的黑鱼带来灭顶之灾。二混子自己也说,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才不敢动用绝招呢,做损哪!
巧的是,负责供应大忽悠酒馆黑鱼的,正是这位捕黑鱼的行家二混子,别人即使出再高的价钱也休想买去。偶尔二混子手气不顺,捕到的黑鱼不合格,大忽悠也笑而拿之,照常付款。你想,大忽悠和二混子各持所长,互帮互助,怎能不笑傲一方?
名气大了就不愁财源滚滚,大忽悠的店面不断扩大,占据了水泡子的半壁江山。却说这年家乡大旱,到初夏时节已是河水见底,只有抽水泡子的水抗旱了。在这种情况下,泡子里的黑鱼急骤见少,越来越难捕,许多饭馆都悄悄地将黑鱼宴抹去了。然而,大忽悠的酒馆却出人意料地增加了一道新菜,这就是干炸黑鱼干。
因为干旱,泡子里的黑鱼多长得干瘪细长。大忽悠的干炸黑鱼这道菜,就是将捕上来的小黑鱼洗剖干净,略加腌制,再用油一炸,然后佐以红辣椒、葱、蒜、姜等各种配料,直到炸得香味四溢,才出锅端上桌子。这时候,能在大旱之年还能品尝到黑鱼味道的食客们,早伸出筷子等待了。
有一天,二混子抱歉地对大忽悠说:“真不好意思,我给你的这些玩艺,都是小得可怜的黑鱼崽子,那还算黑鱼吗?只能算是泥鳅了!”大忽悠却笑着说:“虽然瘦了点儿,小了点儿,却多亏有你供应,才没让我倒了牌子呢。当然,你若是能捕到大点儿的黑鱼,让吃腻了黑鱼崽子的回头客们换换口味,那就真显出我们的能耐啦!”
大忽悠尽管这么说,但他心里明白,这才是强人所难呀,这年头,上哪儿捕大黑鱼呀?谁知说者有心,听者更有意,大忽悠这几句话却让二混子心动了,为逞能,为谋利,也为回报大忽悠多年的情意,二混子下决心要抽水泡子里的水竭泽而渔了!
在准备抽水的前一天,二混子举行了一场复杂的抽水仪式。这家伙挺迷信,先一步一跪,绕着水泡子烧纸钱祭拜天地,接着就是绕着水泡子放鞭炮驱邪避灾,然后由鼓乐班子的簇拥下,吹吹打打地绕水泡子一周,祈求神灵保佑他竭泽而渔马到成功。
偏偏这晚干热的南风刮得起劲,天边隐隐传来雷声,让人更觉得闷热难熬。二混子躺在炕上迷迷糊糊地想,遇上这种天气,黑鱼不用人往出赶,自个儿就会浮上水面透气,那就更容易捕了,真是老天帮忙,这要省了我多少抽水的油钱啊!想到这里,他披衣下炕,摸黑来到水泡子边自言自语道:“黑鱼黑鱼你莫怪,你是人间一道菜;一会儿出水上地面,高高兴兴早投胎!”说罢,他神情严肃地盯着水面只等着奇迹出现了。
此时天色更阴沉了,只见乌云翻滚,四下里一片阴暗。那泡子里的水原本是静悄悄的,这会儿却不断地冒着水炮儿,翻着水花。
乡亲们听说二混子要用捕黑鱼的绝招儿了,都早早地赶过来看热闹。
等了片刻,只见二混子光着上身,一手提着警用的电棍,一手提着水捞子,绕着水泡子兜圈子。再看他手中的电棍,梢上绑了根铁丝,弯成个钩状儿,不知道能派什么用场。转了几圈儿,他像是瞅出什么门道似的,停住了脚步,将手中的电棍慢慢伸进水里。停了一会儿,他就抬起电棍,慢慢地往岸边拖,一直拖到草地上。众人一看,那光秃秃的铁丝竟被一条又粗又长的黑鱼紧紧地咬着!二混子不慌不忙地将黑鱼取下来,又不慌不忙地将电棍伸入水中,接着就是第二条、第三条大黑鱼咬着电棍前端的铁丝钩,被轻而易举地拖出水面……大伙全都惊呆了,看傻了,二混子电棍上的铁丝什么也没有,怎么就能钓出大黑鱼呢这也太神奇了!这时候,老天像是给二混子助阵似的,北风骤起,雷声与闪电瞬间而至,豆大的雨点落下来。二混子电黑鱼的精神头更足了,冒着大雨相继钩出第四条、第五条、第六条大黑鱼。谁知道钩到第七条大黑鱼时,怪事发生了。当时闪电和雷声几乎都贴到水面了,看热闹的人多半也走了,只有少数等着吃黑鱼的人坚持着欣赏二混子的特技表演。当他们兴致勃勃地挤在伞下看二混子钩第七条大黑鱼时,却发现二混子的动作进行了一半儿,竟愣在那里不动弹了。他们睁大眼睛朝泡子里看,都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我的天哪,这第七条黑鱼竟大得出奇,露出水面的脑袋足有碗口大,身子竟有小盆般粗,难怪把二混子都愣住了。大概是艺高人胆大,二混子只愣了一会儿,依旧将电棍慢慢地往泡子边上拽。渐渐地,那条大黑鱼就浮出水面了,更让人吃惊的是,二混子将它的脑袋拖到水泡子边时,它竟有半截身子没出水,二混子使出吃奶的力气,总算把大黑鱼拖出水面了,谁知就在这时只听哗啦一声响,只见水花里又跃起一条大黑鱼,不顾一切地咬住那第七条大黑鱼的尾巴,似乎不让二混子将它的同类拖走,二混子恼羞成怒了,骂骂咧咧地说:“老子就不信这个邪,你敢上我就敢拽,看谁硬过谁!”说着一叫劲,这跟进的第八条大黑鱼也被拖出水面!也真就邪门了,第八条大黑鱼的尾巴刚离开水面的时候,只听哗啦一声,第九条大黑鱼又出现了,跟商量好了似的,它也是一口紧紧咬住了第八条鱼的尾巴……
二混子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了,这可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哇,我出家人不贪财愿者上钩我就来者不拒!只见他弓着腰,竭尽全力地往泡子边上拖黑鱼。就这样,一长串大黑鱼相互咬着,被二混子拖出水面,在草地上绕了好几圈儿,仍有黑鱼不停地往出蹿。当二混子拼命地将最后一条黑鱼拖出水面时,这一串儿大黑鱼竟同时松开了嘴,一条条地在草地上扭动着,慢慢地绕成一个大大的圆圈儿,将第七条大黑鱼围在正中,像列成一个战阵。而此时的第七条大黑鱼竟高高地立起上身,昂起乌黑的头目光闪闪地望着雷电交加的天空,像是在默默地祈祷着什么。
二混子望着眼前巨大的黑鱼阵暗自欢喜,他有生以来从未获得这么大的收获。当然,他心中也弥漫着从来没有过的恐惧。在这两种情绪的影响下,他癫狂了,忘形地将电棍向第七条大黑鱼的头触去。就在这时,一声巨雷响起,二混子握着的电棍顿时腾起一阵烟雾,只见他扑通一声跌倒在地,再也没有起来。随之而来的一阵疾风,将泡子边的所有黑鱼一古脑地卷来,刹那间没了踪影。有人亲眼见,有的黑鱼依旧钻进泡子里,有的竟被风刮了起来。伴着雷雨腾云驾雾地不知去向。
二混子被黑鱼精吓死的消息不径而走,霎时传遍了家乡的南北二屯。大忽悠是第二天赶到二混子家的,他站在一脸恐惧的二混子的遗体前垂首默哀,什么话都没说。临走时,他拿过那根致命的电棍瞧了瞧,看清楚了上面的烧痕,以及铁丝上被第七条大黑鱼咬地过的凹痕,似明白了什么。
大忽悠回到酒馆后第一件事就是关闭了他的酒馆,不久后便举家搬进了市里。家乡人也从此对大黑鱼产生了敬畏之心,再也没人敢吃黑鱼了,相互告诫:“二混子把事做绝了,他用电棍钩上来的那第七条大黑鱼就是黑鱼精,它藏身在水泡子里已有数百年,此番亲自出水咬钩,就是为了跟二混子对阵,希望他能改邪归正,以此来挽救它的子孙的……”
作者文集加入收藏授权方式:分级授权责任编辑:追逐你的狼

相关作品阅读

用户评论[0]

博才网络旗下网站:
博才文学网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