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短篇 » 武侠风云 » 长安一夜
长安一夜

类别:武侠风云

作者:zhaixiaobai[个人小说集]

日期:2016-11-16

夜半时分,我出现在长安街头。

长安,久违了。

征战三年,做了三年的探子,风尘未洗;长安城东,是我的家。可是我不能回去。我要去城西,去执行我的一个任务。

我知道,我的父母此刻一定在为我担心。可是将门虎女,更何况,我所爱的,同是将门之后。

中途跟踪敌方的一名奸细,想不到,竟一路跟回了长安。

站在长安街头,看着那个身影进了城西的一个四进的大院子。我没有跟进去,只是立在街头。

进入长安的势力范围之内时,我一直在想,是什么人串通外族?

可是这样的一个奸细,他进的,不是高官大将的府弟,而是我儿时伙伴的闺楼。

儿时伙伴,布衣之交。三年不曾相见了,一身男儿妆扮,风尘倦容,不知道她是否能一眼将我认出。

一个寻常的女儿家啊,虽然家境富庶,可是除了我这个朋友,与官场朝庭压根就不搭界啊,这奸细上她家做什么?

深吸一口气,我尽力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悄无声息跃入院内。

后花园,满园的花开得正艳。我才想起,在边关以有三年,有多久没有见过长安城的花了?不知道我去年种在边关的几棵红柳,今春可曾抽枝吐绿?太忙了,竟然忙得忘了去看,自己立意要送他的礼物。在边关,种出几许绿色。

仍然是熟悉的园子,亭子里,仍然高高的燃着灯。

我隐向暗处,寻思着那个奸细到底有何目的。

但我的脖子准确的感觉到刀刃的冰凉。

我是可以躲的,但我不想惊动她,片刻的犹豫,就让我处于绝对的劣势。

她很美。繁茂的花枝,在亭子四周伸展。夜已深沉,却犹自从半开半合的花间吐出芳香。

她坐在亭子正中,亭中的情形,仍是三年前,我们几个好姐妹在这后园中放烟火时的情景。

她还是那么安静。静静的坐在亭子里,石制的棋台上,放着一盏灯。我开始微笑,那盏灯,是我们共同的一个朋友送给她的。一个陌生的男子,虽然我至今都不知道他是谁,来自何方。

只是知道,虽然年轻,但他的眸子告诉我,他是个有故事的人。如果我爱他,我想我会去探究他的来处,可惜,我已经有了心上人了。

我很奇怪他没有动手。也不知道他在等什么。我不想知道,我只想在离开人世前,看看这世间的美景,看看我最好的朋友。

她是那么的美,已至于这满园的花,都做了陪衬。

浅紫色的罗裙,玉手托腮,凝眉思量,正看着手中的绣面。想起,我曾吵着要跟她学绣花的。可是,我却一直都没有时间,因为我要练功。

我看到她的微笑,脸上羞涩的红,也许,她在想我们共同的那个朋友了。我知道,她们是相爱的。

此刻这个笑,应该想到他了吧。无论是他的好,还是他的坏。突然觉得心里酸酸的,我知道我在吃醋了:臭丫头,明天看到姐姐我的尸体,还不知道会哭成什么样子呢。可别当场晕死了才好。

但我却分明感觉到刀刃一寸一寸的离开了我的脖子。我开始注意那个呼吸声。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听到这个奸细的呼吸声。

也许是因为静吧。出征塞外,死别在所难免。那种寂静,没有面对过死亡的人是无法体会的。战场上,每一刻,都得面对死亡,敌人的,或同伴的。

选择做一个探子,只是不想让自己的手沾上太多的鲜血。但,一个探子,手上没有血,那是个笑话。

这个呼吸的韵律,隐隐的让我想起什么。

三年前,那个身负重伤,误闯入这后花园的男子。那一夜,如今夜般的夜色,那一刻,我与她正在弈棋斗趣。

我们救了他,虽然我知道,他是个外族;只因为他行刺的,是那个将所有俘虏杀光的人。明白他的愤怒,所以放过他。

但这一切,她都是不知道的。我又怎么忍心让她去面对这血淋淋的是非呢。

刀离开我的脖子,我转过头,他御下伪装。除了教三年前更添的沧桑,他的身上,还多了一些稳重与成熟。

我很冷静,看了场中的人一眼,做个手势:有事出去谈!

他一言不发,从我身旁走过,走向她,我没有拦他。我还不知道,要如何去告诉她,她爱上的,是一个敌人!

他的脚步很轻,像是生怕打扰了她。可是,我看到她眼中的惊讶,狂喜,看到她,扑向她的怀中。我理理凌乱的发:是我害了她!

两个探子,两个奸细,敌对的双方,打个照面,便应该有个生死了断。可是,不能在这里。无论谁死谁生,对她都是痛苦。

我为自己寻找借口:他是来看爱人的,不是来执行任务的。可是,我是来执行任务的,虽然没有人给我这个任务,但是我发现了这个敌人,并且跟踪了他。

但他冷冷地推开了她,我怔住了。一瞬间,我看到她的惊愕,眼泪还来不急从她的眼眶中流出。

“对不起,我骗了你,我从来……从来就没有爱过你!”他的声音很冷,我是旁观者,但我立时感受到塞外第一场风雪来时的寒意。

但我知道,这样做,对她,对她的将来,或许会好一点。可是真的是这样吗?男人总是为了各种各样的理由或借口离开自己所爱的女子,总是口口声声说这是为了她好。可是,离开,是她想要的吗?他所谓的好,是她所期待的吗?我在心里推翻自己,可是却又无法去阻止他那么做。

突然觉得自己好自私,似乎,只有这样,在我与他交锋时,心里对她的付疚会少一点。

她倒退两步,我以为她会哭,我以为她会晕倒,但是她没有。认识她这么多年,我从来不知道,她可以如此冷静。

“那你为什么要回来?”

“我希望你不要再等我了,我不喜欢欠别人东西?”

“即然不再爱了,我等与不等,还值得你去在乎么?”她很聪明,当然了,我的朋友又怎么会是个普通的女子呢?

“不要再浪费你的青春了好不好,我不值得你等。我希望你能……”

我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不是吧,她竟然跑过去以吻封住他的唇。

“封尘,我们不要这个样子好不好?不要这么残忍的来伤害我们自己好不好?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我知道,我爱你!只爱你!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改变决定的,我一定会等你!”

我看到她的泪,看到他的背影,看到他背肌收缩的动作。知道他一定将她抱的好紧好紧。

前院传来脚步声,我知道是她的家人。我看到那对慈祥的老人,花园入口,相顾无言。终于,她的父亲走了出来:“我相信我女儿的眼光。年轻人,不管你是什么原因,我希望你给老夫一个满意的答复。”

他不能说出自己的身份,于我,也只是知道,他是一敌人,一个探子。

“咳,”我走了出去,“他是怕自己战死沙场,累吟儿空守一生。”我找不出更好的借口,我想,做为一个朋友,一个曾经的朋友,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不过,临阵脱逃可是死罪。”我看了他一眼。吟儿先是怔怔的看着我,然后,她嘟着小嘴对我说道:“我相信我爱的人,不会是个临阵脱逃的人!否则,你怎么会让他一直站在这里而不抓他?莲姐姐,你说是不是?”

“是,算你鬼丫头聪明!”我看他一眼,从他的手中,接过她的一只手,轻轻括一下她的鼻子。

“你是不是也想我了?”吟儿问我,我看着她的笑,突然想起打哪听来的一句诗:梨花带泪满园春。

“我们一起回来办点事,顺道来看看你!伯父、伯母好!”

“先等一下,”吟儿拉了我一下,“你不会事先知道他要这么做吧?”

“我要是事先知道,你认为他还能好好的站在这里吗?嗯?”我横他一眼,强迫自己在吟儿面前若无其事。

“这样就好!果然是将门虎女。莲丫头这脾气怎么到了军中也不曾改?看你这一身脏的,吟儿,带你莲姐姐上你楼上去换身衫子!”

吟儿满脸羞涩的看了他一眼,拉着我上了楼,把他留给了她的老父老母。

我回头看了他一眼,他正目送着吟儿,看到我回头,他冲我点了个头,我知道,他会继续圆这个谎。

我刚进去,关上门,吟儿就满脸羞色的问我:“你刚才,是不是什么都看到了?”

我括了一下她的鼻子。把她丢在一边,什么都不想,我得把心力留着去理我的心绪!

心乱如麻,我第一次知道,我可以这么快洗完一个热水澡。吟儿却不依:“看你脏的,天啦,吟姐姐,你多长时间没洗澡了?不行不行,我叫丫环再打两桶水来!”

我苦笑,她哪里知道,我跟踪他,整整跟踪了半个多月。还好是春季,若是夏季,还不知道会有多脏呢!

我坐在她的梳妆台前,她帮我梳头。

“不知道爹跟娘亲会问他些什么?”我在心里苦笑,随口应她:“不会有事的!”

“可是人家真的很担心嘛!他一回来就拿那种话气我,也不怕我伤了心,就真的不等他了!”她理着我发端,尽力轻柔的去帮我理顺,但我仍然觉得痛。就如同我现在,不得不理顺我的思绪,痛,在所难免。

突然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想要抓住点什么,我握住吟儿的手:“吟儿,有我在,你会幸福的!”

“嗯!我知道,你最疼我了;不过,前提是他不在!”看着她一脸的调皮,我故意装糊涂:“他?哪个他啊?”

“你心里想的是谁,他就是谁喽!”她将我的发缠在指间,挠我痒痒。

我回过头,用食指轻弹她的额头,“鬼丫头!”

长安城,捣衣声随着渐至的黎明传入我的耳畔。我听到他们上楼的声音。

他走到她的面前,我把位置让给他。

他握住她的手,从怀中掏出一只碧绿的镯子:“等战事一过,前线峰火停熄,我就回来娶你!”

我无语,在心底挣扎:是说出真相,让她痛苦挣扎,还是让她怀着一颗美好的心去等待。这个镯子,应该是他事先备好的,他只是回来看她的。可是看到我,他不得不改变了主意。毕竟,我们是战场上的敌人。

唯有微笑,看着她快乐的扑到我怀里,我知道,她是想扑到他怀里的,但是当着爹娘的面,她是不会这样做的。

“等战事熄了,莲姐姐,我们一起出阁好不好?”我一脸尴尬,她赖在我怀里撒娇,她的母亲一把拉过她:“小妮子越来越没羞了!你莲姐姐可是做大事的人!”

“对了,莲丫头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他父亲问我。

我终于找到脱身的借口了:“事关军情,请恕莲儿无理了!我们还得赶回军营,先走了!”

他领会了我的意思,当着众人的面,紧紧的抱了吟儿一下,我们都不知道,此次会面,会不会是永别。

下楼,吟儿叫住我:“莲姐姐……”

“好了,我会让他一厘不少的回到你身边的!”回完这句,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战事熄的时候,我到地安门接你们!”我听着她的声音在我身后消失,我知道,她永远也接不到我们。

我不敢去看他们分别的样子,害怕去面对她的眼。我最恨骗人,可是我却骗了我最好的朋友!她,是这样的信任我。

长安城外,我看着他:“记住,以后别再让我遇上了!你走吧!”

“你不杀我?”他看着我。

“我为何要杀你?”我反问。

沉默。

“你不杀我,你如何回去复命?”他再问。

“我回来并不是执行命令,我只是跟踪一个探子,一不小心跟丢了,不过,这个探子,好像也没有获得什么有价值的军情。”我很随意的回答他。

半晌,我问他:“有没有想过带吟儿远走高飞?”

“远走高飞?”

“是啊,比如说云南,或者……”

“我的族人正在浴血奋战,而我,却一个人苟且偷安,你希望吟儿爱上的是这样的男子?”

我无语,一声长叹:“我宁愿他爱上的是长安街头的寻常男子!”

“那你呢?”他反问我。

然后,我们相视一笑。策马各奔东西,在心里却都在问对方:这个微笑,会不会是最后的微笑?
作者文集加入收藏授权方式:分级授权责任编辑:追逐你的狼

相关作品阅读

用户评论[0]

博才网络旗下网站:
博才文学网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