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短篇 » 倾城之恋 » 我在这里等你
我在这里等你

类别:倾城之恋

作者:zhaixiaobai[个人小说集]

日期:2016-11-11

柳清风就站在一颗碗口粗的柳树后面,这周围只有这棵树最粗,枝叶茂盛,垂下的柳条完全挡住了他的头,树干挡住了他的身体,让他能够向四周张望,而不被别人发现。这里离路旁那个电话亭大约有十几米远,共有四十一或四十二块地砖的距离。柳清风站在这里已经有半个小时了,目标还没有出现,他把眼前直到电话亭的地砖数了有六十三遍,可是还没有搞清楚到底是四十一块还是四十二块,他正准备进行第六十四次的数数的时候,何丽丽出现了。何丽丽和往常一样拿着一本《读者》杂志,估计是最新的一期,封面是一个骑着瘦骆驼的瘦子拿着一根长矛,追赶着一头瘦驴,不知又是哪个抽象派的大作。
何丽丽左手不停着举起来看着手机里的时间,右手里《读者》杂志不停地扇着,不知是驱赶着蚊虫还是降温。何丽丽在那里转动着身子,四下张望着,有时候还跷一下脚往马路对面的路人中张望着,电话亭里不断的有人进进出出,进出的人大多都是年轻人,拿着手机进去看一眼何丽丽,拿着手机出来又看一眼,路边的行人也是走过去的人都要看一眼她。何丽丽越来越烦躁了,她也知道总是这么让人注视着不太好,终于她跺了跺脚,挪动着双腿离开了电话亭回到了马路对面,又回过头向这边张望了一下,汇尽了人流中。
柳清风等何丽丽走远了,看了看腕上的手表,七点十五,也就是说何丽丽一共在电话亭边上站了十五分钟,比上一次短了十五分钟,柳清风从兜里拿出了手机,犹豫了一下,又将手机放了回去,并没有开机。
柳清风转身扎进了路旁的小吃店,在靠窗的位置坐下来,要了一碗刀削面,狼吞虎咽地吃着。
柳清风这是第三次这么做了,每当他接到何丽丽的短信,让他到这个地方见面,他都是不吃饭,然后关掉手机,六点一刻准时就来到这里,在那棵柳树后面等着,直到何丽丽出现、等待、不耐烦走掉,然后他就会走进旁边的小吃店,狠吃一大碗刀削面,感到痛快之至。柳清风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变态了,总是这么偷窥人家何丽丽,虽然脑子里没有一些邪念,不是没有,应该是压抑着。可是总不出来与人家见面,却总是不会说出来,每次约会后第二天面对何丽丽发来的短信,柳清风总是说,我有急事忘记了,手机又正好没电了,何丽丽也明知道他是推托,但也不揭穿,就让他这么轻易的混了过去。
何丽丽不是柳清风的女朋友,严格的说连个朋友都算不上,他们只是认识,和所有班上的34名同学一样,只是老师和同学的关系,也就是说何丽丽是柳清风的学生,柳清风是何丽丽计算机应用课的老师,虽然柳清风比何丽丽只大了四岁。
何丽丽身高也就勉强搭上一米六,胖乎乎的脸上,散落着几个痘痘,犹如豆腐上嵌入了几个鸟粪,令五官都逊色不少。容貌不算出众,可是性格出了名的外向,很多男生都敬畏她三分。有一次,一个男生被其他班的男生欺负,这个男生瘦小的身材,连话都说不出来,何丽丽路过撞见了,她冲上前去,向着打人的男生的脸颊,左右开弓打了两个耳光,指着对方的鼻子,骂道:“你竟敢欺负姑奶奶的同学,瞎了你的狗眼”。对方被她的气势完全折服了,也不知她是什么来头,最后,捂着脸,灰溜溜的走了。此后她的大名和“英雄事迹”顿时在整个系乃至全校传为“佳话”。也许正是这点让柳清风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柳清风是刚刚从某大学的计算机系研究生毕业,算不上高材生,进入这所北方大学任教,也解决了自己的饭碗问题,也给国家的研究生就业率加了那么个零点零零零几,也是聊表自慰了。
柳清风不是对何丽丽没有好感,那么一个大大咧咧的人,不会不引起人注意的,当柳清风第一次接到何丽丽发来的短信,说,老师我想和你约会,柳清风还以为是发错了,并没有理会,可是又来了第二次,说,老师我很喜欢你,何丽丽,署名的情况下,柳清风就不好置之不理了,于是柳清风忐忑不安地回了个短信,以学业为重,我是你的老师。发出了短信,柳清风为自己能够写出这么经典的对白而引以自豪。
当柳清风又收到何丽丽的短信时已是第二天的下午,柳清风正往微机室去的路上,今天下午柳清风要给计算机系04级三班的同学上课,但不是何丽丽那个班,柳清风负责04级3个班的课,何丽丽在三班。柳清风接到短信时他的一条腿已经迈进了教室,教室里的同学们三三俩俩的坐了大半个屋,已经是大三了,上课的学生也是越来越稀,柳清风不是班主任也不操心这些事情,大学生们的生活完全在一种自立自由的状态下,自我控制能力都挺高,老师们都不太去管上课之外的事情,以至于上课与否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是没有上级领导来检查,从不烦神去管。柳清风先在讲台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翻开手机的短信内容看了一下,就见上面写道:“我现在在电话亭等你,请你速来,何丽丽”,柳清风有些茫然,不知是怎么回事,原先没去都不会有这样的短信,也只是问一下原因,要是碰到上她们班的课,也只是拿眼神往柳清风的脸上询问一下,柳清风从没有感到紧张,倒觉得非常有趣,逐渐有些上瘾的感觉,像是抽烟的人犯了烟瘾一样。这一次柳清风有些拿不定主意了,倒不是怕影响上课,他们这个课很好弄,今天又是微机实践,打个招呼就能出去。可是柳清风不知道如何去面对何丽丽,正犹豫着呢,又来了一条短信,“如果你不来,你会后悔的”,这让柳清风更摸不着头脑了,像是最后通牒,又像是威胁,柳清风并没有什么把柄在何丽丽手里,他才到这个学校半年,还不会有产生什么新闻事件的机会,柳清风想了想,决定还是去,是骡子是马总得出去溜溜,不管结局怎样总要碰一碰,反正这关也总要去过的。拿定了主意,柳清风就跟班长说了声出去办点事儿,就离开了教室来到了街上。
那个电话亭离学校不远,拐过两个街就到了,柳情风很自然地就走到了那个经常偷窥的树后面,探了探头,就看到电话亭旁,一个短衣裙打扮,烫着乱蓬蓬雨春头的女孩,背靠着电话亭上,手里握着手机,手指在摁健上飞舞,犹如花样滑冰的运动员在冰上和着音乐旋转,柳清风的脚步不由自主地向前走去,一、二、三…..心里在数着地砖的数目,四十、四十一、四十二,哦是四十二块,这回总算数清了,严格的说是四十三块,因为何丽丽正站在电话亭旁边的地砖上,那里就是第四十三块了。
“你总算来了,好难请呀”。何丽丽的说话声音并不大,语气有些如释负重的感觉,即使这样倒是把柳清风吓了一跳,柳清风抬头看了一眼何丽丽,并没有说话。
“你为什么总是躲着我,不和我见面呀”何丽丽开门见山地说,也透着“女大侠”的豪爽和直率。
柳清风有些木然,面对着自己的学生,作为老师却是无言一对,不知用什么话语能够解释,也不知怎么样开口。柳清风心里琢磨为什么没有人写师生恋的教科书,好让他们这帮作老师的都能够进行这方面知识的普及,学习如何应对这些突发事件。
“我觉得这不太好吧”,柳清风为自己说出的话吓了一跳,这句话好像并没有经过他的脑袋就出来的,完全是无意识的。
“我是你的老师,我们怎么可能……”柳清风觉得自己的话就是那么轻而易举的流了出来,像自来水龙头坏了手柄,水从管线里喷溅出来,溅了何丽丽一身。
“不会吧,你也这么‘老土’,说这些过了时的话,你可知道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不会用这些话搪塞我吧”。
柳清风的脸一红,有点被别人戳穿了心事而做贼心虚。
八年前的柳清风,还是一个高二年级的学生,那时候他是班上最能够玩的一个人,虽然玩什么都不是最出色的,但是他的执著劲和什么都会玩的特点是别人所没有的,所以也招来了一些女生的青睐,柳清风并没有从这些女生中找到自己的初恋,或者说是暗恋的对象,因为他的心思已经在一个人身上了。当然是个女人了,但不是女生,而是他们政治老师,新分配来的师范生,高挑的个子,白晰的皮肤,话语轻声悦耳,虽容貌一般,但气质是当时他们学校女老师中最好的,吸引了一些男老师的目光,也让情窦初开的柳清风失眠了,可是搞什么体育活动都能够冲在前的柳清风,却没有了在体育面前的闯劲,面对自己的相思,柳清风着实苦闷了,茶不思饭不想,觉也睡不踏实,玩什么的劲头逐渐减退了,令同学们很是惊讶,直问柳清风是不是病了,这么一个上窜下跳的人,突然间没有了动静,让人还有些不适应。那个夏天的下午,天气非常闷热,连知了都睡着了,柳清风站在学校外面的一颗树后面,汗津津的手上攥着一封信,一封写满了一个情窦初开的男孩相思的信,更应该说是一封涂满了勇气的信。柳清风的一手拿着信,一个肩膀抵住树,好让身体最大限度地藏在树后,这棵树有一人抱的宽度,也就是说有四五十公分的直径,可柳清风还是小心翼翼地把身体往里边缩着,脑袋紧紧地贴着树干,像似要将脑袋插进树里看看里面有没有虫子一样。他偶尔也探出头来往校门口望一下,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汗水顺着柳清风的脸颊流下来流到了树上,又顺着树淌了下来,路过一个“毛毛虫”旁边,将它忽地一下惊醒,抬了一下头,就又睡过去了。学校门口的人有些稀了,老师和学生都走得差不多了,就连和政治老师同屋的地理老师都走过去了,‘目标’还没出现。脸上的汗水还能够流走,可背心的汗水却在T恤衫内翻起了跟头,一会儿到了左面,一会儿到了右面,奇痒难耐,没办法柳清风只能背靠着树,使劲地蹭着,缓解一下痛苦。
那个下午柳清风在和汗水斗争了无数个回合后,终于以全面失败告终,“目标”没有等到,炎热让柳清风彻底屈服了,他昏沉沉地回到家里昏睡了一整天,而那封信,早已让柳清风当成擦汗的毛巾了,柳清风的初恋就那么结束了。
“喂”一个轻轻的柔柔的声音传进了柳清风的耳朵里,打断了柳清风的思绪,何丽丽的绵软的声音让柳清风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注视着何丽丽的脸,何丽丽并不高的个子,刚好够到柳清风的下巴,柳清风可以说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和一个女孩接触,看着何丽丽白皙的脸上,两只圆圆的眼睛,在涂抹过的黑黑的眼圈下,仍然透着清澈,内在的稚气从眼睛里流淌出来,让柳清风心里不禁一动,从没有有过的感觉从心里面冒出来,手心里也渗出了汗水,喉咙干涩,嘴里的唾液在一点一点地退却,女孩发髻里的气息随着风钻进了柳清风的鼻孔里,柳清风禁不住深深地吸了一口,脑袋里瞬间的缺氧,一霎那间又如大堤决口般地涌入了大量的新鲜血液,涨红了柳清风的脸,他忍不住低下了头,却偷偷地又吸了一口。
“真的,我特别希望能够天天看到你,我一直有这种感觉,我猜可能是爱上你了”。何丽丽直白地说。
“有点唐突了,我还没有准备好,咱们可能吗?”柳清风并没有抬头。
“我准备好了,我会一如既往地喜欢你的,不会委屈我的感觉。”何丽丽很执著。
柳清风抬起了头,盯着那双圆眼睛,眼角间,有一块米粒大小的雀斑,随着何丽丽的眨眼而跳动着,柳清风的心也跟着跳动起来。
柳清风并没再说话,嘴巴缓慢地微微张开来,两侧嘴角的肌肉带动着脸颊,继而牵动着眼角和眼睛,做了一回多米诺骨牌运动笑了。
何丽丽瞅见柳清风绽开的笑脸,也会心地笑了,那个往日风驰电掣般的“女豪杰”,在这一刻是那样的柔情似水、含情脉脉,仿佛那个迷路的小鸡突然发现了妈妈一样,急速的奔跑过后,尽情地享受母亲的庇护和慈爱,温暖在这一刻油然而生……
两个人在这个繁华街道旁就这么注视着,就在这个电话亭旁面对面的立着,街上的行人熙熙攘攘,穿行着并没有人去留意这边发生的事情,好几次擦肩而过的人们也并没有惊扰这对情窦初开的男孩女孩,两人的手在不经意间互相交织在一起,紧紧地攥着,让两颗逐渐炙热的心通过手臂燃烧起来,直到完全熔化。
作者文集加入收藏授权方式:分级授权责任编辑:追逐你的狼

相关作品阅读

用户评论[0]

博才网络旗下网站:
博才文学网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