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短篇 » 红粉蓝颜 » 接一缕阳光入手
接一缕阳光入手

类别:红粉蓝颜

作者:zhaixiaobai[个人小说集]

日期:2016-10-28

柳柳伸出手,晓萍也伸出手,阳光洒进他们手心,一缕一缕都是七彩的。
  
  老师分座位时,别人似乎都躲着晓萍。
  晓萍下意识低下头,不愿让人看到眼里的泪。她知道同学们嫌她身上有股花椒大蒜味。谁让她家开熟食店呢,那种味道洗也洗不掉。
  老师很为难。班里人数是偶数,必须有人和晓萍同桌。老师第二遍说:“谁愿意和晓萍同桌”时,柳柳举手,晓萍如释重负。
  男生们起哄:“到底是班长,觉悟高啊。”晓萍有些愤愤不平:干吗要你显积极?又想得到老师表扬吧?老师脸上乐开一朵花:“柳柳,还是你支持老师工作。”
  柳柳拿着书包坐到晓萍身边,冲她笑笑。晓萍哼了哼,心想:伪君子,我可不领你的情。
  放学回到家,晓萍把书包一扔,趴在床上抽抽搭搭哭了起来。妈妈进来问:“晓萍,哪儿不舒服?”晓萍一骨碌坐起来:“都怨你们卖熟食!我闻闻我身上的味,洗都洗不掉,没人愿意跟我同桌。”话像锋利的刀子刺到妈妈,妈妈叹了口气,转身出去。晓萍有些内疚,不卖熟食卖什么呢?父母只有这门手艺。
  日子还得照常过。柳柳从来不捂鼻子,晓萍有些幸灾乐祸:想显出你好来,总得付出代价呀。有时,问柳柳问题时,晓萍故意凑到她身边,想试试她的反应,柳柳依然面不改色。
  晓萍寻思:会不会她得了鼻炎,鼻子不好使呀?这可便宜她了,得想招试试她。
  一天,晓萍妈妈种的香水月季开了一朵粉红色的花,晓萍眼珠一转,有了主意。她对妈妈说:“这朵花送给我吧,我要送给同桌。”
  晓萍把月季藏进书包,带到学校。早上,柳柳一来,就皱了皱鼻子说:“什么东西这么香啊?”
  柳柳鼻子没问题,晓萍抽出那朵花,红着脸说:“送你的。”柳柳开心极了:“真的呀?”晓萍也开心起来。那一刻,她决定不管柳柳出于什么原因和她同桌都接受,没有朋友的滋味太难受了。
  “柳柳,我每天都洗澡,洗好多次手和脸,可是…… ”柳柳笑了,像个姐姐:“傻丫头,每天白白闻肉香味,我都馋死了。”晓萍也笑了:“这好说。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上我家,管你吃个够。”两个女孩嘀嘀咕咕说个没完。
  柳柳是个快乐的女孩,做什么事都特别有信心。这也渐渐感染晓萍,她不再封闭自己。妈妈让晓萍带柳柳来吃肉,晓萍约了她几次,柳柳都说:“以后有很多机会呢,急啥。”
  班里要选“五好”标兵,最后大家都选了柳柳,她和晓萍同桌,解决了大家的难题。晓萍心里解开的疙瘩又结上了:柳柳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吧?
  放学时,晓萍破例没等柳柳。柳柳追上来,问:“晓萍,怎么不等我呀?”晓萍冷着脸说:“柳柳,你的目的达到,不用再演戏了。明天我就去跟老师说,和你分开。你放心,我会说这是我的主意,不影响你进步。”晓萍头也不回地走了。
  第二天,晓萍来到学校时,柳柳眼睛红红的坐在座位上。晓萍的心像被什么东西蜇了一下,轻轻地说:“柳柳,对不起。”柳柳默默推过来一封信。
  晓萍打开信,字迹很陌生:
  晓萍,你好。
  我是柳柳的妈妈。我们没见过面,但我知道你的事。
  柳柳说你挺自卑的,我知道那是什么滋味。我小时侯也被别人歧视,因为狐臭。那是一种更令人讨厌的病,没人愿意和我同桌,直到高中毕业,我都是一个人坐一张桌子。柳柳回来说了你的事后,我说:“你可以接受妈妈,那么你可以接受一个孤单的同学做朋友吗?”柳柳点点头。她不是那种城府深的孩子,如果因为这件事伤害了你,柳柳真是无心的。
  最后,我希望你也能敞开胸怀,迎接阳光入掌。你会发现这世界很美。希望你和柳柳仍然是朋友。有空来我家玩吧。
  晓萍的泪一滴滴落下来。早晨的阳光洒满教室,柳柳伸出手,晓萍也伸出手,阳光洒进她们的手心,一缕一缕都是七彩的。
作者文集加入收藏授权方式:分级授权责任编辑:追逐你的狼

相关作品阅读

用户评论[0]

博才网络旗下网站:
博才文学网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