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短篇 » 倾城之恋 » 空白时间段
空白时间段

类别:倾城之恋

作者:zhaixiaobai[个人小说集]

日期:2016-10-24

周五晚上,程明康到鑫华大酒家喝酒,今天杨处长请客大摆升迁酒宴。程明康有悲有喜:悲的是自己和姓杨的一般大,又一同进的机关,现在人家已经荣升处长了,自己还是个白丁;喜的是杨处长已经暗示过了,他准备举荐自己接他科长的班。好在程明康这人酒德好,他喝再多酒,表面上都让人瞧不出来,照样谈笑风生。
  宴席散后,司机小曹开车送程明康回家,小曹滴酒未沾,亲眼目睹程明康喝了好多酒,瞅着都害怕,所以程明康在路口下车时,小曹关切地说:“程师傅,要不我送您上楼?”程明康挟着他那只黑色的公文包,稳稳地站在车门口,瞅了一眼夜光手表,口齿清晰地说道:“没事,我没喝多!现在已经九点十分了,你快回去吧,送杨处长他们去!”
  第二天是星期六,上午十点多,程明康才在家中小卧室的床上醒来,他只感到头痛欲裂,咽喉、脏腑里火烧火燎地难受。他坐起来,“咕咚咕咚”灌下去一大缸凉开水,这才舒服了点。他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看时间,有个未接电话,号码挺陌生,他就打了过去,接电话的是个女子,她笑嘻嘻地说:“喂,你好吗,程老板?”
  程明康不认识她,便问道:“你是谁呀?”
  “我是小丽!”对方说,“就是你昨晚来的那个‘小丽发廊’的小丽!”
  程明康使劲回忆了一下,昨晚他实在喝得太多了,留在大脑中最后的印象是九点十分的时候,他目送小曹的车子开走,后面的事,包括他怎么回家的,都记不得了。
  程明康有点不耐烦了,冲着话筒说:“我不认识你,你有什么事快讲!”他以为是哪个无聊的人在跟他开玩笑。听他这么一说,那个叫小丽的也有些恼了,讥讽道:“都说戏子无情,婊子无义,我看嫖客更无耻!好吧,你的公文包忘在我这了,你想要就来拿,不想要我就给扔了!”说完,她“啪”地挂了电话。
  程明康急忙起身找他的黑公文包,果然不在,他叫妻子韩亚琼过来,问她拿了没有,妻子也说没见,程明康便有些狐疑了,那个“小丽发廊”他当然知道,就在楼下的胡同里,他天天上下班都要路过,难道真的是酒能乱性,自己昨晚下车后,真的去“小丽发廊”干了见不得人的事?
  程明康坚定地摇了摇头:不会,不可能,他坚信自己不是那种人!想到这里,他毫不犹豫地把情况向妻子讲了,说:“肯定是我昨晚喝多了,公文包掉了,被那个小丽捡到了,我现在去要回来。”
  韩亚琼想了想,说:“还是我去吧!你一个大老爷们的,让人看见你去那种地方,多不好!”她出门前,问了一句:“对了,昨晚你是怎么回来的,几点回来的?”
  程明康高声大气地说:“昨晚我是九点十分在下面路口下的车,我们科的小曹开车送我回来的。”
  妻子听后没说什么,下楼走了。程明康突然想起了什么,走进书房,上初一的女儿正在书桌旁写作业,他上前问道:“小玲,昨晚爸爸是什么时间回来的,你还记得吗?”
  “又喝多了吧?嘿嘿!”小玲说,“昨晚我和妈妈在大卧室睡了,你回来时我都快睡着了,好像听见你洗了个澡,就去小卧室关灯睡了,我也不知道你是几点回来的……怎么,去哪风流了?”
  “去,这孩子!”程明康训斥了一句,心里嘀咕道:酒这玩意儿,真不能多喝!自己昨晚回来还洗了澡,可自己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再说韩亚琼,她下楼来到胡同里的“小丽发廊”,走进去,打量着小丽,小丽是个标致的女孩子,她见到韩亚琼不由得一愣,因为像发廊这种场所,良家妇女是从不光顾的。小丽略微有点尴尬,说:“您好!您……理发吗?”
  韩亚琼说:“我是来取我丈夫程明康的公文包的,他的包是怎么到你这来的?”
  小丽想了想,说:“那包是今天早晨我在外面捡的。”说着她就把包递了过来。韩亚琼接过包,冷冷地说了声:“谢谢!”回去的路上,韩亚琼拉开包检查,包里有丈夫的钢笔、笔记本、计算器、300来块钱,还有几份普通文件,另外还有丈夫的一叠名片,名片上有手机号码。
  那个小丽,竟然连包里的300来块钱都没动,这令韩亚琼对她产生了一丝的好感。
  韩亚琼回到家,若无其事地告诉丈夫,那包确实是小丽捡的,程明康高兴地说:“我就知道肯定是这样!对了,我昨晚是几点进家的?”韩亚琼说:“九点二十分吧!”从路口下车步行到家,确实只需要十分钟时间,程明康这下彻底放心了。
  吃完午饭,程明康因为酒醉的缘故,又睡了一大觉,他睡后,韩亚琼上了一会儿网,等程明康醒来,韩亚琼说,好久没带女儿去姥姥家了,好在是双休日,她带孩子回姥姥家住一晚上,明天回来。
  妻子带女儿走后,程明康泡了包方便面吃了,闲着没事,打开电脑上网冲浪玩,他忽然起了个念头,想知道下午妻子上了什么网站,经过查找,他打开了一个叫“姐妹论坛”的网站,在妻子登陆过的一个讨论男人婚外情的网页上,他看到了一个网名叫“蝴蝶飞啊飞”的人发的帖子,这个帖子是这么说的:
  “昨天我丈夫晚上九时十分在路口下的车,他只需要十分钟就能到家,可他却在十时整才进的家,回家路上要经过一个发廊,他去发廊了,还把公文包落在了那里。今天上午,我去帮他把公文包要回来,但是,当他问我他昨晚几点到的家时,我违心地说他是九时二十分到的。这下他心安理得了,认为自己清白了,可他也不想想,难道我这个作妻子的竟这么傻,连弱智都能看出是怎么回事,我这个妻子会看不出?”
  “我不是傻啊!我是怕一旦说破了,就难以挽回了。为了这个家,为了孩子,为了他的前程……我原谅了他。真希望他确实只是喝多了酒,偶尔糊涂了这么一次,真希望他能下不为例……”
  程明康对着这个帖子愣了半天:这个“蝴蝶飞啊飞”说的怎么就是我程明康的事?妻子的电脑是跟程明康学的,她是那种一码走天下的人,不管到哪注册,用的都是同一个密码,就是她的生日:19671013。
  程明康的手颤抖着打开“姐妹论坛”的登陆界面,在用户名中输入“蝴蝶飞啊飞”,在论坛密码栏中输入了“19671013”,然后敲下了回车键……心中默默祈祷着:“千万不是!千万别是!千万不要是……” 但网页上无情地显示:登陆成功!这个“蝴蝶飞啊飞”,就是妻子韩亚琼的网名!
  “难道昨晚上我真的……我真的……”程明康神色恍惚,只感到大脑中一片空白……
作者文集加入收藏授权方式:分级授权责任编辑:追逐你的狼

相关作品阅读

用户评论[0]

博才网络旗下网站:
博才文学网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