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日记 » 友情无价 » 有一种感情叫发小
有一种感情叫发小

类别:友情无价

作者:梧桐雨[个人小说集]

日期:2016-09-09

上午十点,微信提示音响起,点开一看,是小学同学杨棉銮。她说女儿大学毕业了,正纠结找工作的事情,不知道该让孩子回身边还是让孩子在另一个城市。我说孩子长大了,无论工作还是恋爱,都应该尊重孩子的意愿。她说舍不得孩子离开自己,我告诉她,有位专家说过,中国的大多数父母总是喜欢打着舍不得的旗号,将孩子捆绑在自己身边,其实他们是舍不得让自己孤单,结果往往因为自己的“舍不得”而误了孩子一生。

她豁然开朗,决意不再干涉孩子的选择。她说虽然现在有了不少朋友,但是遇到烦心事还是愿意找我聊聊,因为心里面总觉得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更真,更会诚心相对。

她一句“从小长大”让我想起了儿童时代,在陶家小学的教室里、操场上,我们一起活蹦乱跳的情景。小学时代,我这个班长的年龄一直是班级里最小的。杨棉銮、赵水清、赵殿梅、姚广琴、倪娟、倪素琴都将我当小妹妹,玩什么都带着我,玩什么都让着我。跳皮筋我够不着了,可以违规用手往下压,还不算犯规;吹火柴盒我输光了,她们会还给我;跳房子我明明踩线了,她们说没事,你可以踩线……中午,我这个班长拿着教鞭管理大家午睡时,对她们装睡的行为也就睁一眼闭一眼;作业不会了,我会扔出我的作业本给她们抄;点名时即使发现她们迟到了,我也会划上一小竖,让老师以为她们从来没有迟到过……上初中后,因为她们有的已经不上学,有的不跟我在一个班,所以渐行渐远,但是儿时的情景却永远定格在记忆中。偶尔想起来,会忍不住偷笑,心里暖暖的。长大后,我才知道,这种感情叫发小。

成年以后,我们大都离开了老家。虽然不知道她们在哪里,生活的怎样,但是偶尔想起,我能感觉到她们一定都还记得我,记得这个当初她们呵护过的小妹妹。那些年,唯一接触的就是倪娟了,因为她在镇上开了店,家里有红白喜事都在她店里配货,生意往来需要的烟酒也都定点在她店里买,每次结账,我从不问价格,从不看账单,她说多少钱,我就付多少钱,因为有一种感情叫发小,发小之间的信任已经深入骨髓。

2010年,我从杭州回到扬州,本家哥哥杨军告诉我说,有不少发小都在扬州呢,我立马看到了陶家小学的操场,一群小丫头在跳皮筋……后来,哥哥组织了一个小范围的聚会,嘱咐我下班就赶过去。那天我看到了杨棉銮,看到了倪素琴,虽然太久没见过了,那份亲切感与儿时无异!

前年,另一个本家哥哥杨在垠和父亲朋友的儿子兆金哥哥组织了初中同学聚会,我赞助了活动并前去参加,又见到了赵殿梅,虽然青春逝去,我还是一眼认出了她,她也抱着我笑,笑容里,对我的亲昵与宠溺宛如当年!

杨棉銮问我,徐安红还记不记得?她也在扬州,就在文汇路。

我怎么会不记得呢,那是个只比我大1天的小女生,小个子,小眼睛,小鼻子,见人浅浅的笑容,神情笃定大方。四年纪时,徐安红在一次少先队活动中讲了海娃的故事,不久我们又看了电影《鸡毛信》,以至于我一直到今天,见到山头一排小树就会想到“消息树”,想到她当年讲故事的情景!初一那年,我生日的前一天,徐安红让同学传递给我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明天别忘了煮鸡蛋小姐姐。我笑了,转头看她,我俩挤眉弄眼,同学们不知道我俩乐什么,只有我们自己知道,这天是她生日,次日就是我的生日,她是一个只比我大一天的小姐姐。

前不久,一位友人说起自己为了帮朋友的忙,拼命喝酒应酬的事情。我觉得帮忙可以,玩命真是没有必要。友人说这个朋友是发小,在其上大学以后,发小就工作了,知道友人家境贫寒,特意寄了10块钱到学校。我瞬间就理解了友人为何如此拼命帮人家的忙,因为我明白那时候发小10块钱的用途是现在一万元都无法比拟的!瞬间我也想起了另一个发小姚广红,在我上高一的时候,已经工作的她为我织了一件毛衣,我至今记得去邮局取包裹的那天,一股寒流刚到,高邮中山北路满是梧桐的落叶,而我的心里温暖如春!

地球飞旋,时间分秒不停地向前,我和发小们与童年的距离也越来越远。一别数年,流水落花春去也,我们的生活也是天上人间!但是见与不见,那份记忆始终清晰如昨,那份感情始终温暖如昨,那份牵念始终隽永如昨。因为,有一种感情叫发小!

杨于扬州

2015.6.30
作者文集加入收藏授权方式:分级授权责任编辑:追逐你的狼

相关作品阅读

用户评论[0]

博才网络旗下网站:
博才文学网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