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日记 » 难忘亲情 » 二嫂
二嫂

类别:难忘亲情

作者:梧桐雨[个人小说集]

日期:2016-09-06

二 嫂

提起二嫂,我不禁落泪,想起那段心酸的往事和对二嫂的怀念让我再次提起笔来,一定把她写出来,总觉得这样对历史负责,对侄子有个交待。

二嫂属羊,她在世的话已经六十周岁了。个子高挑,身材匀称修长,皮肤白皙,不善言谈,在她短暂的生命中总是规规矩矩的,她对我总是兄弟相称,直到现在我都很怀念她。

说起二哥与二嫂的认识、恋爱、结婚,纯粹是缘分。那时候我们双方家里都很穷,二哥已经辍学,学会了条编这个本领,编织的杈头、抬筐等物品卖掉后补贴家里生计,并供给大哥上学,这样母亲每逢到东郭、城头等附近集市上售卖。二嫂的母亲(王大娘)与母亲年龄差不多,因家里会织布,经常赶集卖布,一来二去有时都在赶集路上碰到一起,母亲与王大娘慢慢熟悉了,王大娘赶东郭集必须经过我所在村庄后街,这样热心的母亲经常叫王大娘家里歇脚、喝茶。有一次来歇脚喝茶时见到二哥正在编织抬筐,王大娘发现二哥长得不错,手艺又好,就问母亲直接说出家里有两个女儿,三妮、四妮都该找婆家了,如果愿意三妮、四妮都可以接亲,大娘说清俩女儿的情况后,这时候正盘算着为二哥找对象,母亲应允让二哥与三妮接触一下看看,记不清什么时间,他(她)们在城头集上对相,见面后双方比较满意,二哥当即买了块布料当做礼物算是订了亲。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王大娘没来赶东郭集,双方没有任何接触,母亲有些燥了,是否婚姻发生了变故?70年前后大多数未婚青年纷纷退彩礼,这是当时社会潮流,有一天二嫂在另一个女子的陪同下将彩礼退了回来,这样母亲心理更加忐忑不安,那时候我在七中读高中,到了一个年头的暑假,母亲就安排我找个胶轮车(独轮)推着她去二嫂家看看,打探婚姻能成否。这样我头天借好了胶车(当时还没有地排车),第二天直奔高庄。一路上,母亲多数跟在车子后边,因为我没推过这种车子,始终东倒西歪的,到了高庄西边一里多的路上,母亲才坐上了车子,我想,这就是母亲要的“派”,在儿媳娘家显好看。这次去高庄我们只见到二嫂一面,还比较封建的二嫂可能有意躲了起来。

时光荏苒,一年后,二哥结了婚,在侄子不到八个月的时候,二嫂突然发现自己腿疼,在东郭医院诊断后,建议到上级医院医治,当时大哥在山东医学院楼德分院工作,在大哥的引荐下二哥与二嫂直接去泰安,泰安医院诊断二嫂必须住院做截肢手续,万般无奈只好把才近八个月大的孩子抱回来,直到今天想起这段历史二哥和我都以泪洗面。你可以想象一个二十四岁的年轻人抱着一个才几个月大的哇哇待哺的幼儿心里何种滋味,二哥曾多次向火车车厢里的哺乳女性求援,让她们“行行善,帮助喂喂孩子”,幼小的侄子因饥饿和想妈妈哭闹不止,伴随着车轮的飞驶,二哥流泪一路。为筹借百元手术费等了很长时间,二哥跑了全村四、五家,手术因此拖延了一个月时间。二嫂实施截肢手术回家,直至几个月后,二嫂病情突发去世,这时候她仅有二十三岁。二嫂出殡时,不知什么原因,娘家没来一个人,可能他们认为侄子不可能养大,亲戚关系就此结束了,反正从此与高庄没有任何联系。

侄子才八个月,这时间母亲正在山东医学院楼德分院里照看大哥家的侄子,因为他俩大小只差几天,突然的变故母亲只好回家喂养侄子,当时我已去管区工作,因为管理棉花与供销社采购站比较熟,这样经常趁去采购站开会买回几斤炉果什么的,用开水搅拌成米糊一样喂孩子。二哥经常托熟人带二斤白糖回来,那时候没有奶粉这类东西,喂养孩子比现在麻烦许多,由于掌握不准规律或生冷等方面的影响,侄子一岁左右经常拉肚子,这样父亲每天二次抱着去卫生室打针,时间一长父亲的肩膀让侄子的小手抓出了很多血迹,因为一抱侄子他似乎明白又去打针,所以他反抗他想挣脱。

说到这里我想到应为一个人点赞,本家的侄子现志家属,那时候他的孩子与侄子差不多大,在侄子刚刚断奶需要补充母乳时,父亲抱着侄子在全村四处讨奶,好心的人给喂一次,第二次就不给喂了,有的干脆一次都不给喂,为此,父母亲不知哭过多少次,唯有现志家属,只要父亲抱去就给喂一次,侄子在这样的环境下慢慢长大,而且工作的很出色,作为长辈我们很满足。

转眼间,二哥已经二十五六岁了,侄子的存在增加了二哥找对象的难度,一段时间,有些邻里就说把孩子送人吧,这样拉扯也不一定能养大,也好给二哥说亲。二哥听到后坚决不同意,父亲又一再坚持,侄子始终没被送人。有次,我在供销社去上海购买解放货车,我几十块钱买回一身衣服,暗花褂头,浅色裤子,在当时显得和时髦,我穿了两天,就让给了二哥,他穿上显得精神帅气,这样为找对象“加分”。

说不清七十年代哪一年,村里来了农业学大寨突击队,主要为填平西边的沙河,现在的二嫂就在这个队伍中。记得那时我已去了供销社,不记得谁给我指看了她,她穿着一件黑色上衣,走起路来显得很健壮,人显得扎实稳妥。在本村胡姓邻居的说合下,二哥跟现在二嫂结了婚,这时候二哥也由原滕县平板玻璃厂临时工变成固定矿工。

记得是二哥结婚那天,还是二嫂平时来的时候,我和父母亲还有侄子在说话,不知谁提起二嫂这就来,侄子突然说“来了,来了,抱我走吧,抱我走吧”,他好像懂得什么,二嫂刚来时,说实在话,父母就不敢让孩子接触,一是恐怕为难二嫂,因为她毕竟是大闺女,二是怕孩子受虐待。随着时间的推移,母子慢慢接近,二嫂接受了孩子,并对其不错,这样父母的心逐渐放下来,心像完成接力似的。

时间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我们慢慢变老,孩子们长大了,想起这些犹如昨天,我们还是凭着良心、凭着一腔热情在做着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情,功过是非任人评说。

二嫂的事情写完了我算放下一块心病,有机会二哥的事将来我还要写,可能要更长更长。
作者文集加入收藏授权方式:分级授权责任编辑:追逐你的狼

相关作品阅读

用户评论[0]

博才网络旗下网站:
博才文学网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