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诗歌 » 谈诗论道 » 浅谈现代诗歌
浅谈现代诗歌

类别:谈诗论道

作者:梧桐雨[个人小说集]

日期:2016-04-12



 提笔之前,缘于这些日子看到许多会按回车键就能写的所谓诗歌。

  不懂诗歌的人感叹这是个没有诗歌的年代,懂诗歌的人又仿佛都已经走火入魔。现代诗歌的正确方向在哪里?许多人都在争论,争论来争论去,结果还是没有答案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形容,只是长期以来心中一直有一个大大的“问号”,看看现在网络上许多所谓的诗歌,那是诗歌吗?现代诗歌的柔美与婉约哪里去了?让读者为之动容的画面感又去哪了?就是一段段“奇怪”的陈述性文字分了下行,就美其名曰诗歌了……

  说到这,我不由想起几年前流行网络的“梨花体”,“羊羔体”,还有一些赤裸裸的下半体诗歌,那些直白的口水诗,正是当今网络发展的产物,正因为如此,让诗歌好坏变得已无关紧要,只要有人为的炒作,会利用网络的推波助澜,就能掀起波浪!诗人多了,好诗反而少了。出几本诗集,能证明的未必是有才而是有“财”。

  那么到底什么是现代诗歌呢?同样一个意思:一般人要用三句话表达,小说家会用两句话表达,而诗人只用一句就够了!诗歌是用最凝炼的语言,表达一个完整的主题思想,在诗歌的背后有一幅生动的画画,是诗人用情,景,意与灵魂进行的交流。诗歌中的文字是跳动的火苗,流动的泉水,说了这么多,事实上还很难给诗歌一个完整的定义!这才有了诗歌超乎寻常的内涵和外延,不是任意的断字与分行就是诗歌,诗歌要求文字凝炼,凝炼,再凝炼,这是诗歌与散文等其他文体的根本区别 。娓娓道来的诗歌,基本一定要做到是流畅的,而不是蹩脚的,优美的而不是做作的,不是所有文字组织一下就能成诗……这些文字看似简单,要娴熟地驾驭,做到信手拈来皆是诗却很难,而且,诗歌不是玄学,不能故弄玄虚,不能天马行空,更不是小品,靠忽悠取悦于人 。

  也许有人会觉得有些诗歌像歌词,可是,诗歌在表达的张力上胜过歌词,诗歌在行文上有独特的节奏感和韵律感,是流淌在心底的旋律,却不一定要唱出来 ,而且比歌词更富有思想性,情感也更浓。也许你看到的很多的诗歌是没有韵律的,究竟要不要用韵,许多人也为此争论了很久,个人认为抛弃了音韵之美,不失为诗歌的退化!脍炙人口的诗歌,每读一句,就像鼓点每一次敲击都和了心跳的节奏。反之那些弃了韵律没有抑扬顿挫的作品,读起来就会无比的生涩!甚至读起来会让人觉得结结巴巴。那些坚持诗歌弃韵的人,想来是因为不会用或者因为懒吧,弃只是一个借口。

  也许有人会说为什么外国的现代诗歌很少讲韵,其实那是因为你看到的外国诗歌,大多是一些直白地翻译,只是一堆僵硬的文字,精通诗歌的人不一定精通外文,精通外语的人不一定懂得诗歌,这样的情形下,我们所看到的译诗会成了什么呢?比如一首简单的唐诗或者中国的现代诗翻译成外文,老外们又能看懂什么。很多人刻意去模仿翻译过来的现代诗,可是老外也模仿译成外文的中国诗了吗?其实,诗是不可译的,你可以译出它的意思,却很难译出它的神韵!这也让很多人对外国诗歌产生了错误的理解,而且外国的诗歌有他们自己的语言的韵律,有几人去仔细了解了。当你有了诗歌的基础,再精通了一种外文,再去看那种语言的诗歌一定会有不同的感受。以为外国的诗歌是自由的,不需要任何韵律的束缚的人,就没想过诗歌在翻译的过程,无形中就已破坏了原诗该有的内涵与精髓,因为一个好的译者,就算译出其表面的文字,却很难译出作者想要表达的思想与意境!毕竟画虎画皮难画骨。过份的注重表面而失去灵魂是最大的得不偿失。事实上,真正能欺骗你的不是别人,而恰恰正是你自己,做个比喻,有些比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品还要好的东西,因为作者的无名,有些人会不屑一顾,不值得一看,更不会用心去欣赏,看着那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品,因为其有了光环,即使不是真的好,大家也怀着一颗崇敬的心去看去欣赏,别人都说好的东西自己不说好,好像哪儿说不过去,皇帝新装一样的心态,那不就是一种骗自己吗?这样的状态下产生了所谓主流,看看现在所谓诗歌的“主流”,是谁认定的,又是谁承认的?难道一帮作协的文官,或者专家教授之流,就真的能引导一个正确的方向了,我看未必,正是这些所谓的“主流”人物,限制了现代诗歌的发展,看他们所推崇的很多奇形怪状的文字,应该叫做非主流还差不多,这些人发诗时最喜欢的是先给自己加上种种光环,介绍自己著名的文字远比诗歌本身的文字要多,有什么好显摆的呢,人们要看的是诗,不是你的光环。一首让人看不下去的诗,光环再耀眼又有什么意义,这些人口口声声追求什么诗歌的意境,可所谓的意境常常却是他们意淫出来的东西,并非真正的什么意境。许多的文艺形式基础就重在表达,浅显的表达都做不到还空谈什么深度,什么都要别人去想,那还要人写干什么,不如直接给别人一张白纸,让别人想什么就是什么不得了,那岂不是最大的意境。许多学者评论家之流常常大嘴一张就肆意强奸别人的意识,看的人也愿意顺从并且享受,而放弃了自己的主见与思想,让跟风成了一种习惯,当然了,别人可以说这是酸葡萄心理,或者说我学识浅薄,不懂他们的高深,也许我真正能做的只是我写我诗。(美文阅读网www.meiwen.com.cn)

  诗歌是有灵魂的,是有思想的,若把诗歌比做花,思想是诗歌的芳香,没有思想的诗歌也是没有灵魂的,好的诗歌源于生活中的灵感。不是空洞杜撰的,诗歌是以写者的经历加情感在心灵的织机上编织,而笔是诗歌的剪刀。哪些该去哪些该留,下笔之前就应该有所斟酌,无病呻吟的华丽文字永远是苍白无力的,无异于口水。

  当大大小小的文学网站蜂拥而起的时候,也成就了一些人的编辑梦,他们用“非常”专业的文字评论一首诗,并不在乎这首诗是否真的属于诗歌,真的像他们评论的那样好!多看几个就不难发现那些评论只是八股文一样的格式,不同的只是换些形容词,这样的评论有什么意义,和各种大小会议上的讲话稿倒异曲同工了,我不得不怀疑这些所谓的“编辑”真的懂诗歌吗?不会连各种文学体裁都分不清吧?也正是这些人无意间让诗歌骑虎难下走向一个死胡同。

  若要举例,我想到了那首《一个人来到田纳西》

  “毫无疑问,

  我做的馅饼,

  是全天下,最好吃的。”

  就是简单的一句大白话刻意断下行,没有半点诗意的文字,也被归在了现代诗歌的行列,甚至还风靡一时成了一种体裁。其实真正让人恶心的不是这首诗,而是对此诗的吹捧式诗评,想来写那诗评的人已无半点节操可言。你没节操不可怕,可怕的是要带大家一起掉节操。也有人质疑,这是诗吗?有存在的必要吗?可以肯定的说这不是诗,只是迎合了一部分人的心理,更误导了一部分人。对于刚刚接触诗歌的人来说,完全是一种误导,会让这些初学者误以为所谓的大白话分行就是诗歌,自然而然的就把这些文字垃圾植入了他们的头脑里,那么他们再执笔写出来的又会是什么?其实许多所谓的诗人,制造的不过是一些文字的垃圾,不信你看近十年间出版过的形形色色的所谓诗集或者种种诗歌的获奖作品里,有几首能看的东西。可谁又想过,这些产物对于刚接触诗歌的人,会产生多坏的影响,会让他们以为诗歌就应该是那样子的,难道就让这一代又一代的文字垃圾把真正的诗歌吞噬吗?

  当我用略带情绪的文字,写这些话时,多多少少是感叹很多爱诗的人已经走进了现代诗歌的误区,更多的是误解。大部分人在读一首诗不曾用安静的心去细细品读,常常看到简单易懂就用陈词滥调来形容,岂不知他们的心从来就没安静过,又怎么去理解一首诗。不要以为自己看不懂的诗歌才是好的,更不要以为,像谜语一样能让自己猜来猜去也不知所云的诗歌,就是正确的,还有那些热衷于用下半体写诗的人,误把下流当风流,为什么要侮辱诗歌呢,黄色小说才是更适合你的题材。对于许多写诗的人而言,我想说的是不管你人多么无耻,但不要让文字也变得无耻。曾经有人说过,一个好的诗人一定是个神经病,那纯粹就是瞎扯,诗歌是很理性的东西,对一个写诗的人而言,你没必要别人去理解你的疯,更没有人愿意跟你一起疯,人们愿意看的是一些纯粹的诗歌,而不是一个疯子的胡言乱语,然后让自己也变成疯子。

  什么才是真正的诗歌呢!好的诗歌一定是有生命的,诗人死了,可是他写的诗还活着,不是写诗的人活着,所写诗歌却是死的。如果把诗歌比作一本书,无论换什么封面,书还是原来那本书还是原来的内容,偏偏许多人热衷于搞出许多这派那体的忽悠人,结果呢是把诗歌弄得越来越恶心,把诗歌推向深渊。也有些人说诗歌写得简单明了不好,要看不懂才好那叫好,那难道不是一个笑话吗?不是任何事物都要做到语不惊人死不休,持那种心态的人常常不是因为欣赏水平高了,而是因为心浮气躁,失去了一颗平常心和欣赏的态度,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万物的最终目标都是返璞归真,诗歌也不例外。

  那些乱给诗歌下定义,或者误导发展方向的人,有没有真正想过,诗歌这种题材,并不能兼容并蓄所有文学体裁之美,如果诗歌是一棵松树的话,想让她开出桃花,又想让她开出梨花,然后再让她结出一个大西瓜,那么这棵松树不是变异就是嫁接!要求过高就是苛求,让诗歌失去生存的土壤。基础的东西往往是简单而朴实的,恰恰也是最重要的,因为返璞方能归真,去芜才能存精。我从不认为说的人多的就是真理,所以对当前主流也绝不认同。虽然能做的只是坚持自己的主义。

  对于现代诗歌的发展而言,从民国到现在,有许多人们耳熟能详的现代诗歌,我认为能流传下来并有口皆碑的,才是现代诗歌的精髓,从某一方面来说也是一种风向标,唐诗就是唐诗,宋词就是宋词,现代诗歌就是现代诗,本来是很简单的东西为什么有人要去弄得那么复杂呢,从某些方面而言,反对传统并不一定意味着就是创新!而盲目的创新只会把诗歌推进深渊。秉承传统才能构建未来。
22
作者文集加入收藏授权方式:分级授权责任编辑:追逐你的狼

相关作品阅读

用户评论[0]

博才网络旗下网站:
博才文学网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