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杂文 » 乱弹八卦 »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

类别:乱弹八卦

作者:liconghui[个人小说集]

日期:2016-04-06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打不过旁人,咱以德服人。想说的不想说的,想听的不想听的,这里都有。这里有好玩的故事,这里有你所期待的各种鸡汤。如果您感觉我扯得可以,您不妨转载分享。这里不是旁人,这里是缪逸之缪某人。缪是缪逸之的缪,晨是苏羽晨的晨。有微博的朋友不妨关注一下,我的微博名叫“90后苏羽晨”。我不是什么人物,更没什么才艺,唯独的爱好就是扯嗑子。
  
  言归正传,还是那句老话。本人不惑之年之前,所书文章拒绝传递任何价值观。如果您感觉我的文章用来消遣娱乐或是其他什么还算可以,那您就夸上两句;如果您感觉我的文章还算凑合,那您就默默的点个赞;如果您感觉我的文章狗屁不如,那您尽管骂上几句。反正我顶多找您乐呵乐呵。
  
  寻思来寻思去,这么多年除了那句“我的爱好是瑟,我的特长是忽悠”说得符合我这个人之外,其他的估计都和我本人没啥子太大关系。
  
  正所谓,“三十而立,四十不惑”我这个人吧!一直都觉得,人到不惑之年方能著书,不惑之前写了书也没什么价值。除非你出事了,不然,纯属消遣娱乐罢了。毕竟我们还很年轻,经历的世态炎凉、荣辱谩骂还不够多。正所谓,使得一个人成长的不是时间而是经历。没有经历那么多的事儿,老是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你就不会有那么多,人世高深独到的感悟与心得。二十多岁,大笔一挥你能书出一手好字,那是你十几年的努力;二十多岁,你能慷慨激昂、谈天说地、品古论今,那是你书读万卷的领悟;二十多岁,你著书立说,传道授业,那是你大言不惭,狂妄自大。
  
  我感觉,我这个人在生活中还是不算乏味的,咱怎么也算是有着一身幽默细菌,能在枯燥乏味的生活当中寻找到快乐的人。即便大笔一挥写不出一手好字,但我喜欢提笔于案前;即便诗词曲赋知之甚少,但我喜欢赋句书怀;即便琴棋书画样样不会,但我喜欢闻琴、观棋、赏书画。
  
  不管怎么样,我这个人就是对“琴棋书画,诗酒花茶”情有独钟。我这个人喜欢写写大言不惭的文字,喜欢看看颇有味道的古籍经传,喜欢品茶饮酒闻琴观棋。
  
  我喜欢文字。我感觉,人生在世,历经种种。这一切的一切都会成为自己今生最有趣味最有意义的记忆。我要用文字记录下我的喜怒哀乐、我的心得与感悟。假使有一天我停止了脚步,翻开我曾经记载的文字,或许,我会因为这曾经的喜怒哀乐而倍感激动,致使回光返照,我再多活个三年五载也未可知。开个玩笑罢了!其实只是一种习惯,喜欢写就去写,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没准哪一天乘坐火车去了远方,路上感到无聊,拿出来看看,缓解下列车上的乏味也未尝不可。我喜欢读书,看看古籍经传,至于原因嘛,说来是很可笑的一件事儿,起初我喜欢读古籍经传和一些有味道的书籍,是因为我这个人喜欢瑟,我把读到的感悟讲给我的同学们,同学们感觉说的得有道理,认为我很有文化,投来认可赞许的目光或是稀里哗啦的掌声,我感觉这是件很有趣味的事儿,还有点沾沾自喜的感觉。我们国人都有这么一种“好为人师”的心理,我也不然,就是因为这种心理,也就迫使我必须去读书,去读很多有营养的书。你要想在你们这群人里有着师者风范,想着满足下自己“好为人师”的心理,你就必须比他们会的、懂得的要多得多。这一点怎么才能做到,一是经历,二是读书。你们在同样的环境里成长,经历都是差不多的,那么就只剩下了读书。这是我最初读书的原因,至于后来嘛,就大为不同。正所谓:“学问做到一定程度,心气也就平和了;书读到一定程度,心也就释然了。”后来我依然喜欢读书,要么是因为打心眼里的喜欢,要么是因为已然成为习惯。可能说是习惯也是很有道理的,如果我晚上不看一会儿书,我就会失眠,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有人说我这是“贱”,没办法,人贱到一定程度,改也改不过来了。我的同事们都知道我的,如果我上班迟到或是没有了往日的精气神,同事们就玩笑似的对我说“逸之呀,昨晚又没读书吧”。
  
  我喜欢品茶饮酒闻琴观棋。酒嘛,身为东北人难免好酒,即便我仅能浅酌几杯,但还是比较喜欢喝上几口的。东北的冬季漫长而又寒冷,几百年或几千年来传下来这么一种习惯:冬季,外面比较寒冷,户外也没什么可玩耍的事物,除非下雪,不然,真心不爱往外面跑。我们习惯四五个好友盘腿于火炕之上,唠唠家常,谈古论今。聊着聊着,就到饭点了。“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能聊到饭点,那必然投机。哥几个,盘腿火炕之上,放上炕桌一张,炒几个下酒菜,边喝边聊。喝高了,就往死里侃,“昨天哪里领导请问喝酒啦,改天去我家我安排,我那里还有多少多的藏酒”。还是那句话,“我的爱好是瑟”。国人都把谦虚当成美德,别看我说,我的爱好是瑟,但是谦虚的美德还是没有抛弃掉的,可是借着酒劲,那可就大为不同了,没喝多可以装多,借着酒劲儿瑟劲儿也就上来了,天老大,地老二,我老三,有的没的,只要自己知道的啥都敢说,一点都吝啬。别人的辉煌事迹,可以当自己的事情来说。自己的惨不忍睹的事迹,可以换到别人身上来讲。总之说破大天,一觉醒来,别人爱说啥说啥,反正我喝多了都是酒话。他顶多说我这个人,酒品不好,不至于说我瑟,或是别的什么。我喜欢酒,一是环境所致,潜移默化;二是,性格爱好所致,发自内心。大环境摆在这里,潜移默化,东北人都喜欢喝上几口,我也不例外;性格爱好所致,我的爱好是瑟,这个没救啦,性格所致,借着酒劲能肆无忌惮的瑟,自认为还算洒脱飘逸。这些年,又喜欢上了茶。说喜欢读书的人好茶这一点不为过。一盏茶、一捧书,淡淡的茶香,厚重的书味儿,拿今天的流行语来说“那可真是醉了”。喝着茶、看着书,我觉得那是人生最幸福的事儿。至于这个“闻琴观棋”嘛,我感觉都是很高雅的,我不会琴,但我喜欢听,能听出其中欢乐,能听出悲怜悯人。我不会下围棋,但我看别人下棋的时候,我感觉挺有趣味的。即便我不会下围棋,但我至少还是可以玩玩五子棋的。
  
作者文集加入收藏授权方式:分级授权责任编辑:追逐你的狼

相关作品阅读

用户评论[0]

博才网络旗下网站:
博才文学网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