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短篇 » 红粉蓝颜 » 谴君辞
谴君辞

类别:红粉蓝颜

作者:zhaixiaobai[个人小说集]

日期:2015-04-13

当所有人都说和硕不会再回来的时候,我选择了等待;直到后来,连我也相信他不会再回来,却已经等待了十年。
  十年前,我是杜府的掌上明珠,花一样的年纪,灿若朝阳;十年后,就是现在,我靠着冰凉的窗边,看着清冷的月色下被风吹动的竹林,,恍惚间,泪水已沾了胭脂落在手背上,一滴,两滴。
  记得与他分别的那个黄昏,我跟着他走了很久很久,他知道我的不舍,也是一派黯然的神色。我本不是哭哭啼啼的扭捏女子,却也不能在那一刻潇洒起来,他还在我身边我就已经这样不舍,没有他的返程的路那样孤单,我该怎么办?但还是坚定着要送一程,再送一程。金陵去到长安,路途遥远,再能见到他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不是没有想过就这么跟着他一起走了,不管天涯海角都好过在这分别时刻的可怜。可是,因着我不愿为了爱情忘记了自己,也愿意相信和硕会回来娶我的誓言,只好与他作短暂的分别。自那之后,每当家里嫁了姐妹或是娶了姑娘,我总是会更加想念和硕。
  转眼间,和硕走了三年,初是还有书信往来,后来便再也没了消息,我虽是十分信任他,却也知道长安不是金陵可以比得上的地方,在外面待的久了,他是一定不会念着回家的,这样的猜想多了,连我自己都觉得被抛弃了,开始怨恨他的销声匿迹。只是不多久的光景,我便衣带渐宽,不再像以前一样爱笑了,好似一下子就衰老了许多,后来想想,大概一个女孩子这样地爱过等过一个人,就会变成这个样子,一个带着点幽怨的小妇人。其实我很不喜欢这样的自己,明明是那样辛苦地再等他,他只身在外,坎坷孤独自是不必说,我却这样猜疑他,倘若是真心爱护他,难道不应该望着他好么?既然这样,和硕,你一定要为了自己博一个前程。这其中的真真假假或许连我自己都分不清楚,我只知道要坚定自己等下去的决心,就得用这样的方法来说服自己。
  这样漫长中伴着甜蜜的等待却也只能到我决定嫁进侯爷府邸的那一晚。
  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的开始,我已经不再是等他,而是等他给我一个说法。
  自从嫁进侯府,已经许久没有那样用心地画过妆,那天早晨听说和硕回来了,我颤抖着双手翻出积了些许灰尘的首饰盒,一遍一遍地画,再一遍一遍地擦掉,直到,有人告诉我,和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他的良人。
  我轻轻地捏着眉笔,不知道是否应该继续下去,看着铜镜里的自己,虽然佩戴着最明艳的发饰,穿着最华丽的衣服,才是二十几岁的年纪,却没有二十几岁的神采。我终于开始质疑,等了那么久,值得吗?那一刻我只知道我要见他,我要一个说法,给自己一个交代。
  我拿起桌上的红纸,放在唇上轻轻抿了抿,对着镜子笑了笑,我怕明天看到和朔都不会笑了,让人难过的是,我竟然怕出了眼泪。我托人约他在城东的柳树湾见面,就是十年前我们初遇的那个柳树湾。
  第二天,天还没亮,我就已经等在那里,并没有刻意为了这个分外寒冷的清晨多穿一件衣服。已是深秋,柳树上的叶子已经落得干净,枯黄的叶子躺在潮湿的地上,似乎只盼着能早日融入泥土,再也不用害怕冬日的寒冷。
  当阳光开始热烈起来的时候,和硕来了,逆着光,一步一步向我走来,我微微眯起来的眼睛里,渐渐有了一个轮廓,像是做梦一般。
  “云笙。”他这么叫着,熟悉,又陌生。
  “你终于回来了。”我本来想一定要给他一个我能给的最美的微笑,就算不能倾国倾城,也要让他记起我美好的模样,可那时也只能让那三分笑意尴尬地挂在脸上,那笑意和着被秋风冻红的脸颊使我更觉尴尬,这样的画面,不是我想象中的。
  唯一的不变,是和硕依旧俊朗的面容,温润的语调。
  “我以为你知道我取了别人之后再不会见我,虽然,你现在也已经嫁为人妇,是我先对不住你。”他把目光投向远方,看着那泛着光却仍显凄清的湖面,声音没有波澜。
  我早知他会这样说,可是一句对不起就完了么?“记得十年前,你我在这里相遇,也是在这里,你说要娶我为妻,而现在,却是天意弄人,你有你的良人,我有我的夫君。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你要让我这样没有结果地等上这么多年,甚至我都以为你死了。”这确实是我这么多年一直想问的问题,无数次想象着重逢时质问的情景,没想到果真到了这一天,我竟然伴着这样怨毒的诅咒,由衷地发出了一声冷笑。
  沉默了良久,和硕轻轻地把手搭在我的肩头,缓缓说道,那声音像是从他的记忆力飘出来“怎么会不记得呢?那时是你最美丽的年纪啊,说要娶你也不是骗你的,只是后来,后来。”
  “后来,怎样?”
  他用一种更加飘忽的声音说道,“自从那日分别,我去到长安,得到了丞相大人的赏识,他许我以官职,要将他的女儿许配给我,那时我心心念念地都是你,倒是没有答应,可是后来,为了我们的将来,我愿意娶她。”
  “这是理由吗?这只是你的借口,后来呢?你在哪里?如果这是实情,你要你的仕途,我根本不会阻拦。”听起来像是责备的话在我说来,仿佛只是说着别人的事。
  “后来,我听说你嫁给了别人,有些怨恨你。”他说完了这句话,直直地盯着我,似乎在等着我的反驳。
  明明是他先负我,现在却要这么说。
  我的脸上并没有悲愤的表情,我慢慢地站起身来,踱步走到他的身前背对着他,并不想告诉他事实的真相,“是阿,我嫁给了别人,因为不愿意再等你了。”
  “可是我知道你过得并不好,他刚刚娶了第五个小妾,如果,你还能相信我,那就跟我走吧!”说完,他笑着看我,好像做错事的那一个是我。他觉得我应该等他,无论如何都应该等他,现在,我的这副模样,完全是咎由自取,而他,正以一个拯救者的身份出现在我面前。
  这个男人,好陌生。
  我并没有生气,因为这些情绪早就已经被长久的等待磨光。
  “你走吧,和你见面,并没有要跟你走的意思,我只是想知道你不回来的原因是什么,回去好好的做你的廷尉吧,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我的声音平淡地出奇,泪水却在我转身离开的刹那涌出。
  “云笙,你真的……”那种慌乱里有一种自信被打乱的痕迹。
  以前,就算我等得再绝望,也都希望他好好的,现在,我不愿意这样了,因为他是这样的懦弱,卑怯。
  如果,他有一点点的高节,他不会为了名利另娶她人,如果,他有一点点的真心,他不会让我等那么久,没有音讯。我哭,不是因为被他抛弃,而是因为我竟然为了这样的人,等了那么久,近乎偏执。
  那个我没有告诉他的嫁给他人的理由就是,七年前,本是金陵富户的杜家家道中落。父亲去逝,母亲重病,唯一的哥哥因受别人连累被充军。所有的苦难都落在我的身上,就在这时,金陵有名的侯爷愿意娶我做他的第四房小妾,为了母亲,也为了自己,我没有不接受的道理。图片
  那时和硕还没有消息,我不知道他到底是遭遇了不测,还是真的抛弃了我,可是我觉得他一定会回来的,所以,我的生活还有希望。
  刚嫁进侯府的时候,侯爷对我很好,经常过来看我,觉得我每日摆弄书画也很有些情致,可也不过就是一年的光景,后来他见我不很热情,便嫌我冷淡,逐渐地也不再来见我,说我是整日地被这些东西乱了性情。
  其实,这些宠爱和冷落,我都不在乎,真的。我只是希望让我的娘亲不必再为了生活四处奔波,也不必担心我的归宿。可怜我那母亲,还是在我失宠后的半年里死去了。和硕也知道我在侯府过得并不好,却要用一种施舍的态度来表达他对我的亏欠。他却忘了,我已经不能原谅他。
  又起风了,耳边的发丝被吹了起来,我转身看了看屋里简单的陈,我在这里住了七年,知道间屋子里有三百二十一块半的石砖,东南角的那个洞里新搬来两只老鼠。我拿出那件留在箱底的素锦做的衣裳,仔细地穿上。那是我第一次见他时穿的,那恍如隔世的初遇,风把柳条吹得刚刚好。
  我觉得是离开的时候了,于是用缎子包了双亲的牌位,端端地放在胸前,轻轻地出了院子,我要去的地方是柳树湾。
  一路上都不见人,只是偶尔会从深巷里传出几声犬吠,越走越远,渐渐地也只能听得到虫鸣了。今晚的月亮亮的出奇,想来是我从来也没有见过她这么圆这么亮,她是在为我送行么,不由得有些伤感。慢慢地走进水里才发现,这个时节这个时辰的河水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寒冷,但是,我不怕。
  我这么做,不是为了让和硕永远地愧疚,虽然有一些报复了他的快感,但终究还是为了我自己,生无可恋,大概就是我现在的心境。只可惜,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我仍旧记得那一年的阳春三月,被风吹起的柳条下,和硕的低眉浅笑,那么美好。
作者文集加入收藏授权方式:分级授权责任编辑:追逐你的狼

相关作品阅读

用户评论[0]

博才网络旗下网站:
博才文学网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