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杂文 » 局外观史 » 历史的断掌
历史的断掌

类别:局外观史

作者:文学大师[个人小说集]

日期:2016-02-02

天蒙蒙亮,我即去买菖蒲与艾草。由于才刈来,上面还滴着晶莹的露珠,挂在门腰,草色满门,幽香脉脉,似有清新凉爽之意!是的,清新和凉爽,是我多年来端午节悬挂菖蒲后的感觉,觉得移草入户,人已在草木之间,恍惚置身在‘白云初晴,幽鸟相逐’山居日子里,无端的有着逸兴的意味。但近些年来,读书稍多,藉此渐渐明白,蜀中悬挂此物实则另有隐情!严格说是一种悲情!我不得不放下原来浪漫的遐思,每一年悬挂,每一次凝望,心里都会涌出一股悲壮的沉痛。
  原来家家户户悬挂菖蒲与陈艾竟是为了免遭杀戮!
  我想起了一则传闻:明末张献忠据川,纵兵杀掠,百姓无不逃命。一日,一妇女带着两个孩子,一个在背,一个在手,背大牵幼,负重难奔。张献忠奇怪,追上问缘由。妇人说,背的孩子虽然大,不是自己亲生的,而是兄嫂的孩子,兄嫂双双离世,把孩子托付给了自己,所以让自己亲生的孩子走路,也不忍心让他们的孩子受苦。张献忠听后很感动,和她约定:回去以后,在家门口挂上陈艾菖蒲,他的军队见了此物,就绝不妄杀。妇人回去后,消息迅速传开,家家户户都将陈艾菖蒲挂在门上,居然由此保住了性命!陈艾与菖蒲,竟是多情的救命稻草!后来,每逢端午,川人悬挂蒲艾便蔚然成风。
  幼时听父老讲张献忠剿四川的故事,说张献忠红眉毛绿眼睛,杀人不眨眼,尤其喜欢杀小孩,砍断脖子,扑在上面喝血,然后哈哈大笑。在朦胧起风的月夜,幼小的的心灵怵得一颤一颤的,仿佛已看到幽深的暗处有一双绿光的眼睛!
  清人张廷玉在《明史》中给张献忠的写真略有不同:“面黄身长,虎颔,人号黄虎。性狡谲,嗜杀,一日不杀人,辄悒悒不乐”。不说眉眼,也无红绿,但也说了他的嗜杀。《蜀乱》记:“每官兵回营,以所剁手掌验功。凡有军官衙门掌如山积,而成都城内,几如假山之千叠万峰。”,‘掌如山积’,好简单的四个字!想没想过?这些手掌在没被剁下来时,它们曾经握锄扶犁,捣衣舂米,引针穿线,簪花描眉!这可是勤劳而温暖的手啊!我不知道写书人着这四个字时心里可曾有过一恸?
  是谁在剿杀四川?我耳之所闻,目之所见就是历史的的真实么?我无法作答。但我和我乡邻的族谱告诉我:四川,在明末清初是一个无人区!我们都不是土生土长的四川人,我们来自湖广,在康熙那阵,四川空了,来填川的。谱牒历历,最堪证明。“通省之户口,总计一万八千零九十丁”,这是康熙时的统计,偌大一个天府,竟不足两万人!而100年前的万历时,川人有310万甚至还多!那600万只手掌和它的主人去哪里了?!那些握锄扶犁,捣衣舂米的手去哪里了?!那些引针穿线,簪花描眉的手去哪了?!
  苍天无语!这算什么呢!在四川,又何止才斩断过一回600万只或黑或瘦的手!
  若时间再上溯四百年。你若不幸居住在四川,在手掌大山中必然有一双曾经属于你!当蒙古铁骑遵循其“领袖”成吉思汗骇世的语录:“男子汉人生最快乐的事,就是杀人性命,夺尽其所有财产,使其根绝,令其亲属痛哭,再奸淫其妻女”,于1231年提着带血的大刀开始攻掠四川,铁骑践处,又该有多少人头多少断掌落地!张献忠剿四川,我可信,也可不信,可信的是我相信农民军和流民军有时甚难区分,不可信的是张献忠死后十几年清军才“平”定四川,被“张贼”杀得荒无人烟的四川何以这般难"平"?,但蒙古人的屠宰我可以确信,一是由于这“天骄”骇人听闻的语录,二是屠城记录不仅见于汉人的书籍,也见于西方被它征剿过的民族史籍中。而且历史上每一次异族的入侵,哪一次不几乎是为了屠宰的快乐!四川,四面高山险阻,物产丰饶,人丁兴旺,在南宋中期即有住民一千万以上,不缺成吉思汗所要的财产.女人和痛哭的人声!面对异族人野蛮的屠宰,瘦小的四川人也不甘束手被擒,纷纷占山筑城殊死抵抗,当陆秀夫含泪背着小皇帝在崖山纵身一跳,同年泸州铁臂城,富顺大头城,合川钓鱼城等亦相继被破。战鼓终于哑黯了下来,硝烟散尽,点捡人丁,在蒙古人几十年的“快乐中”,一千多万人的天府只剩下六十万人了!假如入侵者也是以手掌验功,把两千万只手掌堆积起来,那岂止是假山?简直就是一座巍峨的大山了!这该是何等的武功啊!
  两千万只手掌,它们同样曾经握锄扶犁,捣衣舂米,引针穿线,簪花描眉!然而断了,如同主人的呼吸!如同先祖的香火!啊!断掌,这历史的断掌,你就物化为污泥了么?
  盆地的红色土壤,这是被断掌和断头的血所浸红的么?!这个所谓的天府,为何几次成了地狱?是由于你的富饶?还是由于你的固执?如同‘扬州十日’的扬州人,和‘嘉定三屠’的嘉定人,固执于汉人的衣冠,汉人的右衽!才使川人死得这么悲壮和从容,在逃命中依然不忘孔夫子的仁心!这是文化的力量,还是文化的悲哀!
  真是要悲哀的,我们还在乐滋滋的描述元朝的辽阔!大都的繁华!康雍乾的盛世,圆明园的宏伟!也还在乐滋滋地论证汉文化如何征服了蒙文化满文化,如何促进了多民族国家的交流与融合。这是一个什么逻辑!?一个国家民族被别的国家灭掉奴役几十年几百年,反而说它促进了民族的融合?它的后人居然还引以为豪!一个刽子手,甲级战犯,靠杀人取乐的屠夫,竟被刀锋下苟活繁衍下的后人目为英雄!这是怎样的后人!怎样的逻辑!如果1945年投降的不是日本,而是中国,我们是否也要将它的和服视为国服?供在靖国神社的东条英机也视为我们的英雄!?
  若真如此说,那些成百万.成千万的断手断头还有意义么?没有了!它们只能阻碍民族的“交流与融合”!---真不知将这一词汇强加于血泪史的人是怎样一副嘴脸!
  结束了么?不,还没结束!如果我们不反思,不警醒,不自治,不自强,历史的断掌还会重演!
  这岂是菖蒲和陈艾所能护佑的?!
  2014年端午记于漏月斋
作者文集加入收藏授权方式:分级授权责任编辑:追逐你的狼

相关作品阅读

用户评论[0]

博才网络旗下网站:
博才文学网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