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短篇 » 民间传奇 » 孙文秀小说(短)
孙文秀小说(短)

类别:民间传奇

作者:13816925667[个人小说集]

日期:2015-11-22

短篇小说--重逢(2)
作者:孙文秀
  一天早上李相莲到菜场去买菜,到了菜场,她发现有一摊位摊主换人了,本来是一位年过半百大娘,这天换了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士,看上去面很熟。她走近仔细看看不是别人,正是离开自己医院的护士金斯艳。李相莲在想:金斯艳不是去美国了吗!怎么会在菜场卖菜呢?也许认错人了,模样相同的人有的是……不!肯定是她。李相莲走近了,便和她搭话了。便问:
“这不是小金吗!”
“对!是李相莲护士长!你好啊!”
“你好!你怎么卖菜了。什么时候回国的?”
“有一个月了!”
“回来看两位老人吧?”
“当然,不过仅是一方面……”
“什么时候回去?”
“我不想再回去了。”
“为什么?”
“一言难尽呀……”
“你为什么卖菜呢?”
“今天我是替我妈来卖菜的。”这时有位顾客来买菜了。李相莲说:“你忙吧!别影响你的生意,有空再谈……”
“你把手机号码告诉我,以后我打电话给你。”
“好吧!”说着李相莲将手机号码告诉了她。
  过了三天在医院里,正是吃完午饭休息时候,金斯艳打电话给李相莲。手机响了,李相莲打开手机:“你是谁?”
“你是相莲护士长吧!我是金斯艳!”
“对,我是李相莲,你有话和我说,你说吧!”
“我有事想和你谈谈心里话。”
“那就约定时间吧!”
“要么本周日,我到你家来拜访你好吧?”
李相莲在想:石医生夫妻住在我的楼上,一旦到我家来,遇见他有多不好呀!于是便说:“我看还是另外找个地方谈谈吧!”
金斯艳停顿一会便说:“在友谊公园隔壁的一个咖啡馆里好吧?”
“好的,几点钟见面?”
“就十点钟吧!你看好吧?”
“好的,就这么定了。”
  到了周日,两个人按事先约定十时到达咖啡馆,找了位置坐下,要了两杯咖啡,边喝咖啡边谈。李相莲先开口。
“你到美国已经好几年了吧!”
“七年多了。”
“时间过得真快呀,孩子几岁了?”
“孩子已经六周岁了,是个女孩。”
“一定可爱吧?”
“当然,很可爱,不但会说英语,而且还会说汉语。”
“汉语是你教的呗!”
“当然了,有时她爸爸也教她……”
“这次回国没有将她带来?”
“没有。”
“和她一起来有多好呀!让大家看看混血姑娘,混血孩子很聪明的。”
“孩子是聪明的,就是长的太丑。”
“不见得吧!肯定有的地方像你,因为你是她的母亲,而且又漂亮。”李相莲又说:“你认为她长的丑,那是按中国人的眼光看的,那要是在黑人的眼光去看一定是很漂亮的小姑娘。”
“那当然!”
“你一定很幸福吧!你找了一位大贵族的丈夫……”
“幸福什么呀!我跟你说实话吧,我很后悔。我的丈夫大卫他已经死了。”
“你说什么他死了?怎么会死呢?”
“吸毒过量,抢救无效死去了,下我和孩子。”说着眼睛也红了,还掉下了几滴眼泪。还说:“我很命苦!”
“你有什么打算?”
“我想回国,仍然做我的本行。”
“你还想做护士?”
“对!我还想回到我们的医院。”
“我们的赵院长他愿意收留你吗?”
“我找过他,看样子他是不同意的。”
“他怎么回答你的?”
“他说:‘你是我们医院里的老职工,医院里当然欢你回来,但是你已经入了美国了,制度上不得随意顾用外国人呀!’他这样回答我的。”
“如果你不打算回去,你的女儿怎么办?”
“我本想将她带回来,可是我又想,我在中国找不到工作怎么办,再说了,她是个女孩,长的又丑,将来长大了找对象也难找,还是要她留在美国吧。他还有一个奶奶照顾她,可以培养她,供她读书。”
“你的心就这么狠呀,弃自己的孩子!她可是你的亲骨肉啊!”
“这是我唯一的办法,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呀!”
“她的爷爷呢?听说是个有钱的大园主。”
“她的爷爷死了。死了后,我的丈夫大卫没有能力管理这个园,一天到晚吃喝玩乐,依涨他有几个钱,还吸毒。弄得破产了。最近吸毒过量而死。”
“那你也不能一走了之,要为自己将来找想,为女儿找想……”
“我是个女人,没有什么学历,特别又是在国外,无依无靠,你说我能有什么办法呢!没有亲朋好友,只能是逃避回国,寻求自己的老窝。”
“我希望你还是慎重一些。”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可我又想不出什么法子来。只能走这条路。我要想尽一切办法找工作。实在找不到,我可以帮母亲卖菜。我今天找你来,能为我寻求一条路,你的交济比较广,为我留留心。另外,你和院长能说上话替我再说说情,回到本医院工作。”
“我和你不是一样吗!”
“不,你是护士长,层次比我高,能说上话去,你去说可能会有一定的效果。”
“好吧!那我就试试看吧!不过我去说情不是唯一的一条路,也不定有用。”
“那太好了,谢谢你了。对了,石爱民医生我怎么找不到他,听说他不在咱这个医院里工作了,到别的医院里去了,是吗?”
“你去美国没多久他就跳巢了,到另外一家医院仍做外科医生,不久提拔为外科主任医师了。”
“你知道他的地址及电话吗?”
“知道,我不能告诉你,他已经和王晓莉结婚了,婚后生了一子,他们夫妻感情很好。王晓莉由于努力进取医大毕业了,又读几年研究生,现在也是位医师,她和石医生很般配,生活很幸福。你不要往里面插了,就是过去你插到他们俩人之间,使他们两人的产生矛盾,后来又是我为他们俩人搭的桥,使他们重新和好,破镜重圆。”
“那你就为我带个信儿,说我向他们问个好,祝他们生活幸福!”
“好的,我会做传达的。”李相莲停了一会又说:
“你要回国的想法,我想你还是仔细想想吧,否则要后悔一辈子的。我们不是经常看到社会有一些女强人、铁娘子没什么文化,照样可以成为强人,男人做到的事女人照样可以做到,慎至男人做不到的事也能做到,你应该向她们学习。你用逃避的办法处理你所遇到的挫折不脱当吧!”
“可是我哪有那样本事呀……”
这样,她们在咖啡馆里谈了有四十多分钟,最后李相莲说:
“我看今天就谈到这吧,我家里还有些事情,如果以后有机会再谈吧!你看好吧?”金斯艳看看墙钟说:
“已经快十一点钟了,我请你隔壁餐厅吃午餐。”
“不必这么客气!我回去了!”
“好!感谢你在百忙之中抽空来见我,那就再见吧!”说着两个人站立起来。
“再见!”说完离开咖啡馆,两人各回自己的家。
  事后,李相莲去见石医生,由于他不在家,将遇见金斯艳之事一一地向王晓莉说了。并把金斯艳对他们的问候做了传达。虽然王晓莉过去对金斯艳有怨恨,但必竟自己心上的人仍然成为自己的丈夫没有被她夺去。因此高姿态的王晓莉听到这个消息后对金斯艳遭遇十分同情,并表示谢谢她。
  其实,金斯艳的丈夫大卫并没有死,说他死了那是金斯艳编造出来的假话。大卫确实有吸毒史。金斯艳回国时正是丈夫在《戒毒所》被关压强制戒毒期间,金斯艳生他的气,她是赌气回国的,并说他死了。临走时当婆婆说回国是看望自己的父母,临走前交给婆婆一封信,留给丈夫大卫。信是用中文写的,婆婆不懂中文也看不懂。不久大卫从《戒毒所》出来看到了这封信,十分恼火和不安,万分焦急,对妻子很不满。信是这样写的:
“大卫:
  我和你生活在一起已经七年多了,你的所作所为使我无法忍受下去,我们还是分手吧,这次回国我不打算回来了。女儿太小需要有人扶养,培养她读好书。那只好要你母亲辛苦了。
  金斯艳  X年X月X日”
  大卫看到这封信之后,焦急万分。又十分悔恨自己,毒品不仅毒害了自己,又毒害了自己的家庭。因此在想:一定要痛改前非,改邪归正,重新做人。同时又想到:由于金斯艳长的漂亮,她回国再找个对象是很容易的事,很不放心,太危险了。如果她真的和我分手了那对我十分不利,孩子怎么办,母亲一天天的老了,领养小孩也十分辛苦。如果给孩子再找一个继母,总没有亲生的母亲好。所以他很悔恨自己。他决定立刻起程来中国接回自己的妻子。并携女儿乘飞机来中国,特别是女儿珊珊自从生下来没有来过中国,这次跟父亲一起来中国见见外公外婆,这也是一个好机会。赶紧劝她回来,因为夜长梦多,不能拖延时间,从《戒毒所》出来还不到一周就来到了中国。同时这次到中国来还可以来拜访一下中国医院培养他的老师,感恩致谢。
  临行时,将女儿珊珊打扮得很漂亮,珊珊听说去姥家非常高兴,乘飞机飞往中国。金斯艳和她的父母全家三口接到消息后来机场接。大卫和女儿下了飞机后,两位老人见到了活可爱混血的外孙女,非常高兴,又是拥抱又是亲嘴。二位老人看见自己的女婿如此的热情,为两位老人带来一些贵重的礼品,十分高兴,打消了对女婿的一些看法。这位跨海的夫妻又重逢了。
  大卫这次来中国向岳父岳母说明来意,是来接金斯艳回美国的,并将金斯艳留给他的一封信给二位老人看一看,并向岳父岳母及妻子认错,得到了二位老人的谅解。并下了决心,不再吸毒了。
  大卫这次来接金斯艳,有机会在几年前来中国学习的老师相见,借此机会很好招待一翻。在宾馆里准备了一桌酒宴,邀请医院里的正副院长、相关的医生、石爱民夫妻,护士长李相莲等,包括自己家中成员,正好一桌。大卫发现缺了一位,他说:“石爱民医生是我最好的老师,他怎么到没来?”这时王晓莉回答说:“石医生参加抗震救灾医疗队,被派去云南抗震救灾去了。我是他的爱人,今天我代表他来参加。感谢大卫先生的邀请!”
  大卫在延席上向诸位说上了几句话:“医院领导、我的老师,几年前我在贵院学医期间,你们给予我很大的帮助,我从你们身上学到很多医学知识和临床经验以及做人的道理,在此表示感谢。我在此向诸位为我们的友谊干杯,为我的岳父、岳母身体健康干杯!”(共同举杯)
  赵院长发言:“我代表医院向大卫先生致谢!感谢您的邀请,祝贺大卫的事业兴旺发达,干杯!” (共同举杯)
  大卫又说:“我很遗憾,我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吸毒。被关进了《戒毒所》二个月,在这期间我的妻子金斯艳十分恨我,赌气离开了我。我对不起她,也对不起在座的各位老师。我在此发誓:要痛改前非,远离毒品,重新做人。我父亲去世后留下的产业我要继承发展。我是一名医生,我还设想开办一家私立医院。到时候我邀请本院为我指教。”
赵院长发言:“大卫先生是一位有志的青年,知过就改,好样的,我们十分赞美他犯了错误又能改正的决心。我们希望中美友好往来共同合作,交流技术共同发展也是我们的意愿。祝愿大卫的事业成功!”
  大卫又说:“感谢院长的鼓励。我们中美两国人民友好往来,增进两国的友谊。我是美国的一名黑人,长的又黑又丑。金斯艳是一位年轻漂亮的中国小姐,嫁给我,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福。我感谢我的岳父岳母,将一位漂亮的独生女儿给我做妻。美国是我的家,中国是我远方的家。我在这里表示我的心愿,二位老人不仅是金斯艳的父母,也是我的父母,以后我一定要接他们到美国去长期居住,为他老人家养老送终……”这时大家听了之后掌声不停,一致叫好。
  金斯艳说:“但愿能如此,说到应该做到。这次我原谅你,给你一个机会。下次再有此事发生,你别想见到我的影子。”
大卫又说:“那就见我的行动吧!”
  岳父说:“好了,不愉快的事就不要谈了,往前看吧!”
酒宴结束了,散席前大卫还给每在座人送给从美国带来的小小礼品作为纪念。最后大家合影留念。
事后,大卫与金斯艳对回美国时间作了安排,一家老小五人先到中国名胜古迹旅游,到长城八达岭,北京,杭州,苏州……等地游玩一周并买了一些纪念品带回美国。这样大卫,金斯艳和女儿飞往美国。医院里的赵院长派李相莲代表医院到机场送行,到机场送行的还有王晓莉。这样,大卫和妻子金斯艳及女儿高高兴兴地乘飞机回美国了。
 再说金斯艳的父母,这对年老夫妻望着自己的亲人远离祖国,当飞机起飞的时候,心里十分难过,不知何时再能团聚。
作者:孙文秀(上海)2015-11-13
信箱 swx@hy-online.net
QQ 2295831806
作者文集加入收藏授权方式:分级授权责任编辑:追逐你的狼

相关作品阅读

用户评论[0]

博才网络旗下网站:
博才文学网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