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短篇 » 百味人生 » 短剧:选秘书
短剧:选秘书

类别:百味人生

作者:13816925667[个人小说集]

日期:2015-10-22

短剧--选秘书
作者:孙文秀
剧中人:
贾副厂长(男)40多岁(简称贾)
贾副厂长的妻子约38岁(简称贾妻)
赵师傅张美丽的丈夫30多岁(简称赵)
潘高(女)25岁财务科会计(简称潘)
地点:贾副厂长的家中客厅
时间:周日晚9点之后
(剧情是二十世纪80年代。剧情开始,有人在敲门)
贾妻:谁呀?
赵:这是贾厂长的家?我是他厂里员工。
贾妻:对,是贾厂长的家。请进吧(说着开了门,赵进来后将大礼包放到台子上)。你是……?
赵:我姓赵,我是他厂里的员工。
贾妻:找他有事吗?
赵:有些要紧的事,我得直接跟他说。
贾妻:还没回来,快了,再等一会儿。(说着贾妻倒了一杯茶放在台子上)坐吧!请用茶。
赵:不必客气。(片刻,贾副厂长哼着小调开门进来)。
贾妻:有人在找你。(说完下)
贾:哎呀!这不是赵师傅吗?(说着将公文包放好)我正想找你谈谈呢!想不到你到我家里来了,太好了。
赵:我今天来找你,你也会知道是为什么事了。
贾:当然知道,就是为了你爱人张美丽提拔为厂长秘书的事。我向你报喜了,已经批下来了。
赵:批下来了?那不是喜,那是忧,是坏消息。相反,我是为了不要她当秘书而来找你的。
贾:你说什么?
赵:我反对她做厂长的秘书,我是为了这件事来求你的。
贾:你这个人是不是有什么病呀(摸摸赵的头)!你的头上有点发热吗!
赵:我没有发热,那是你的手太冷,由于你的心冷引起的,你有一颗《冷
酷的心》。
贾:你的爱人张美丽她是一名普通的打字文书,提拔为秘书,她高升了,是件好事,我是关心她,还说我是冷酷的心。这叫做“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人往高处走,水往一处流。这么好的工作人家想找都找不到,你还不想要她做,你这个人好坏不分,是不是有病呀?这么好的差事你不想要,我说你是不是吃错药。这是你个人意见吧?
赵:不是,这是我和张美丽的共同想法。
贾:你说这到底是为什么?
赵:你提拔她当秘书,是你抬举她,这确实件是好事,但是由于我们有两个孩子靠我一个人无法照顾。
贾:你有困难,尽管向我说。
赵:自从她做了临时秘书后,每天晚上她都到十点后才回家,我这两个孩子怎么办。我一个人照料两个孩子,孩子只有3岁呀!我一个人带两个孩子你知道我有多辛苦呀!你能不能要她五点下班和我一起回家?
贾:那是办不到的。十点才回家那是她的职业所决定的。你不是已经放在厂幼儿园里吗?有人为你带吗!你说这算什么困难?辛苦就辛苦点吧,谁要你生他了。再说舍小家顾大家,也是为我们企业着想…… 。
赵:做秘书别人也可以做了吗!张美丽她愿意把好处让给别人!
贾:你不知道张美丽她长的漂亮吗,她是我们厂里独一无二的美女,是该厂的一支花吗?身段好吗,能歌善舞,根据当前的形势,我们厂正急需这类的女性。
赵:为什么做秘书一定要漂亮的呢?
贾:要使我们企业兴旺发达,就要采取一系列手段和措施。由于她那美容、那条的身段可以征服、引诱外国巨商,给本企业带来巨大的效益。
赵:你原来使用美人计,勾引外国人,你是想利用美女来骗钱呀!
贾:就算你说的对吧。提拔她做秘书你应为此而骄傲,你应该感到光荣啊。
赵:我骄傲、光荣什么呀!我的两个孩子,每当我下班时,我后面背一个前面抱一个挤公共汽车的。她做你的秘书后,忙忙录录围在你的身边,下班时她不能与我同时回家,孩子只靠我一个人带,你说我有什么光荣的。
贾:不就这么点小事儿吗!有什么不好解决的?
赵:我今天来就是由于这个原因不想要她做秘书的。想要她下班后我们带孩子一起回家。
贾:这个问题不难解决。你可以将孩子托你的妈妈带了,反正你妈妈刚刚退休在家里没事干,带带孙子不是不亦乐乎。一举两得么。
赵:我妈她早就走了。
贾:你可以不让她走吗!
赵:她不走不行呀!
贾:这老太太皮气太犟,到哪去了?
赵:到很远、很远的找不到的地方去了。
贾:出国了?
赵:出国到好了,出国还可以回来,她永久回不来了。
贾:到底到哪去了?她跟你爸爸离婚了吧?
赵:他们离婚就好了,离婚还可以复婚呢。我告诉你吧,她去世了,到阎王爷那里报到去了。
贾:这老太太,这时死了她太不应该了,死人不管了,成心躲避吗!要么,要你丈母娘带,她不也刚刚退休在家没事儿干,带带外孙子不是不亦乐乎吗。
赵:我丈母娘疯瘫,半身不随。每天睡在床上,还要我岳父扶持她呢!
贾:要么,你可以顾个母。
赵:顾个母?你来出钱呀?我们俩每月总收入一百五,除了我们生活开销之外哪够顾母。
贾:这次加2%工资,我已经把张美丽划为加2%的名额范围内,按政策2%只有领导干部好加,一般职工不是范围。这次给她加一级就是十多元钱呀!增加了不少收入。这也是作领导的对她关心吗!
赵:一级工资这一点钱也不够顾母的。
贾:我说赵师傅,你不能要求过高啊!要顾全大局。要为我们这个企业想想。要将我厂的产品打进国际市场,就要有个漂亮的公关小姐。你的思想要开放些。先大家后小家么!也是为企业发展做贡献,为国家做贡献吗!就要有自我牺牲的精神。
赵:你是要我牺牲呀!我家中已经有一个牺牲的了!还要我也牺牲呀!
贾:你家里谁牺牲了?
赵:张美丽不是牺牲了。牺牲在你手下呀!
贾:你的这种说法太过分了,那不叫牺牲。
赵:那不叫牺牲那叫什么呢?
贾:那叫献身。
赵:她把身体献给你了是不是?
贾:你说的也太不恰当了,我说的话你不要理解错了。应该说她把身体献给事业。所谓献身,就要把所有的一切都贡献出来,那就要有一种忘我的精神。虽然有困难,但困难是暂时的吗!企业发展了,你们两位也有很大功劳呀。
赵:你不要带高帽子啦!我确实想作贡献,可是条件不允许呀!美丽她做了秘书我一个人带两个孩子多么辛苦啊!你说你为什么偏要美丽作这你的秘书,全厂的年轻女职工很多吗!
贾:那不是因为没有比张美丽再适合的。她既漂亮又年轻,又有一定的文化,又能歌善舞吗!她可以给企业带来效益,她做秘书最适合了。她不做秘书你说谁来做?
赵:她仅仅是个高中生,她又不会外文。你可找一个文化水平高一点的、懂外文的小姐吗!
贾:外文,她年轻可以学吗,我不是每天教她学英文吗!我说赵师傅,现在可是八十年代了,不能有守旧的思想,思想要开放适应朝流。要你的爱人做我的贴身秘书,这也是重用她吗!抬举她吗!也只不过就是陪客、陪酒、陪逛;陪聊、陪舞、陪唱和接客等应酬外宾等工作你说有什么不好呢!
赵:一陪客、二陪酒、三陪逛、四陪聊、五陪舞、六陪唱再加接客。人家三陪,她已经六陪,还要加个接客。你说什么叫接客?“贴身秘书”,词用的多恰当呀,贴身就是身体贴在一起。
贾:接客就是同我们领导到机场、车站、码头接待接待外商、外宾吗!你可不要想到其他地方去了。
赵:接待外宾叫接客,我听起来很别扭。再说了,接客也不是天天接待,听说每天多半是你要她陪你出去跳舞吗!这也是工作需要吗?
贾:你不要小心眼吗!跟领导跳跳舞也是很正常的吗!这是一项正常业余文化愉乐活动吗!
赵:“贴身秘书”,就是每天贴在一起。大概身体也贴在一起还说我是小心眼,我一个人带两个孩子太辛苦呀。
贾:你说得也太难听了吧!你确实很辛苦,但是都是你自己造成的。
赵:怎么说是我自己造成的?
贾:结了婚为什么连续生两个孩子?
赵:那是一对双包胎。
贾:你干啥要生双包胎,你可人流一个吗?
赵:双包胎能人流其中的一个吗?你以为人流那是拔牙吗?要拔哪个就拔哪个。你现在跟我说这些都是些废话吗!能解决问题吗?
贾:你为什么结婚这么早呢?
赵:我结婚的时候,我28岁,张美丽25 岁,那算早婚吗?
贾:你可以40岁,50岁,或者更晚结婚吗!
赵:再晚结婚张美丽就不是我的啦!
贾:那怎么可能是别人的呢!你说能是谁的?
赵:自从我和她结婚后,你不是一直缠住她吗?寸步不离,每天晚上钩她出去跳舞吗。
贾:你说的多难听呀,你多小心眼呀!我缠住她那不是工作需要吗!缠住她只不过出去跳跳舞什么的,也没做过别的事。你别太封建了。
赵:那跳舞是工作需要,你可害了别人!再说了,你就是做了别的事儿能要别人知道吗?
贾:别说了。我再给你想个好办法,不知你们俩愿意不愿意。
赵:什么办法?
贾:你的孩子多确实是个累赘,我们局的李局长,也就是我的上级,他结婚后一直没孩子,你是不是可以送给他一个?
赵:你说什么?将孩子送人?岂有此理,为什么你的孩子不送给他?
贾:我不是只有一个孩子吗!送给他我的不就没有了吗?
赵:你的年龄才40多岁,可以再生一个吗!也是为你的局长做贡献吗!你说那有多光荣呀!
贾:其实,这样做也是为你着想吗!我跟你说,李局长可有的是钱,他可以给你很大一笔钱,是你想象不到的数字,这样也可以给你生活上解决了不少难题吗!
赵:你说什么?把孩子卖钱?那可是伤天害理的事。如果这样,我上对不起我的祖宗,下对不起我的后代。想把这对双胞胎分开办不到,我舍不得。你别在做梦了。我告诉你,我现在需要的不是钱,我需要的是家庭幸福和温暖!
贾:赵师傅!你不要太死心眼儿了。不仅如此,同时有可能提拔你。
赵:孩子送给一个大人物,既升官又发财。我可不要升官发财。
贾:那是为什么?
赵:因为男人有了钱要变坏。
贾:你这个人也太固执了。要么给你爸爸介绍个对象,可以黄昏恋,要你的继母为你带孩子这不是很好吗?
赵:看来你对我爸爸很关心吗!
贾:当然,你的爸爸就是我的爸爸,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你爱人当然只是你的爱人了,也是我的秘书我能不关心吗!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赵:你说的不对,我的爸爸不是你的爸爸,我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我已经亲子鉴定过,确实不是你的。我的爱人是我的爱人,我在怀疑有可能她是你的密秘夫人,因为她是你的小秘,小秘小秘眉来眼去。有说不清的秘密。我是无法鉴定她……。
贾:你怎么可以乱猜疑呢,我和你的爱人只不过空闲时跳跳舞,没出轨的事儿。你可以问问你的爱人张美丽吗!
赵:假如有这种事,她能跟我说实话吗?她敢跟我说吗?她不怕引出家庭矛盾吗!我告诉你,我父亲要找老伴早就找了,他已经七十多……。
贾:七十多岁年龄也不算老吗,你看人家有100多岁的老人还要结婚呢。你可以动员你爸爸吗!找一个年纪轻点的。这也是个好办法呀!你爸爸到了晚年有一年轻的小老伴,可以享受晚年的幸福,还可以照顾了你的孩子,是一举两得呀。两全齐美有多好啊!
赵:你别动这个坏脑筋了。
贾:你可以动员你爸爸,只要他同意我可以为他做红娘吗。我们隔壁有个小寡妇,今年28岁两年前丈夫因车祸去世了。人长的相当漂亮,又没有孩子,现在还没有改嫁……
赵:一名年轻的漂亮的小寡妇!她愿意找一个70多岁老头吗?图个啥?
贾:她当然愿意,她曾经说过找对象年龄不限。
赵:那她一定是个傻子。
贾:你怎么知道她是个傻子呢?
赵:既年轻又漂亮又没有孩子的小寡妇,正在年华的时候,想嫁给一名70多岁的老头,你说她不是傻子是什么?将来我的两个儿子托她来带,一定变成两个傻小子啦,她再为我生个傻弟弟,变成一个傻子家庭,这很有可能。太可怕了。再说一名年轻只有28岁的小寡妇,既年轻又漂亮,嫁给一个70多岁的老人,你说那是为什么呢?她为了你,为了你找一个称心如意小秘而牺牲自己,你也太了不起了,你也太伟大了……。
贾:我看不至于吧。所以那你想错了,我是为了你好呀!
赵:你不是正需要一名漂亮年轻的小姐做你的秘书吗,小寡妇可以替代张美丽做你的秘书吗!那有多好呀!
贾:那是因为她的文化水平太低,她仅仅是个小学生……
赵:她的文化水平太低你可教她吗!你可以培养他吗!你可以每天接她到你家来给她上课吗!你还可以教她学英语吗!
贾:需要时间。她总没有张美丽适合。那小寡妇要是跟你爸爸结婚该多好啊,对你多有利呀!你爸爸有了一个幸福家庭,又可以为你带孩子。
赵:你说我爸爸他能愿意吗?你是为了得到张美丽,你是不择手段,绞尽脑汁,煞费了苦心呀……。
贾:你实在不愿意我也没办法。还有一个唯一办法了……。
赵:什么唯一的办法?
贾:我到不大好意思说了。
赵:什么事不好意思说?
贾:你们俩是不是可以离婚?
赵:我凭什么要离婚呀?离了婚,孩子给谁?
贾:两个孩子一个人一个吗!这样最公平了,你只带一个孩子,负担可以减少一半吗!你可以轻松多了!这可是唯一的办法了。
赵:我明白了,我们俩离婚后,一个孩子归张美丽,你可以和张美丽结婚是不是?然后将她的一个孩子送给李局长是不是这个打算?将孩子作为礼品行贿。
贾:你说你又想到哪里去了,我有老婆孩子,怎么可以跟别人结婚呢!有了老婆再跟别人结婚那是犯法的。
赵:我们离婚后,你可以马上跟你的夫人离婚吗!然后再跟张美丽结婚是不是这个目的。这不也合法吗!也可以搞婚外恋吗,常常有人说,男人有了钱变坏,把原来的老婆甩了再换个新的,喜新厌旧不是常有的事吗!你就是其中的一位。
贾:你不要把我说成那么坏吗!我可不是那种人。我是名堂堂正正的国家干部,我仅仅是跟随朝流走而已呀!
赵:离婚这到不是唯一的办法。我现在有了最好的办法。
贾:什么办法?
赵:我和我的爱人已经商量过,辞职后跳槽。
贾:两个人一起辞职?
赵:当然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赵说着拿出辞职报告交给贾),这是辞职报告,你看吧,我要回去了!(说着站起来准备出去)。
贾:你别走!你辞职不要紧,张美丽可不能辞职呀!
赵:你说那是为什么?
贾:因为我培养她花费了不少心血,已经成为厂的一名很有才干的秘书。她已经成为有大专毕业的水平,如果一定要走,要赔偿我的经济损失。
赵:你认为她现在成为大专毕业水平,你发给她文凭了吗?你有资格发给她大专文凭吗?
贾:但是,我不能白白地培养她呀。
赵:要她赔偿损失?她跟你订过合同吗?
(贾无话可说。赵走后,贾副厂长回到屋里坐在沙发上,挠自己的头发,自语)她如果辞职这可怎么办?我的理想即将破灭。想不到天有不测风云呀!
(贾妻拿了个鸡毛毯子从里气势汹汹地走出来)。
贾妻:你们的谈话都听到了。姓贾的!你听着,我今天要教训教训你(说着操起鸡毛毯子就打),我终于明白了!你成天在骗我,每天半夜才回家,说什么晚上有重要会议,原来你跟小秘出去跳舞、鬼混(说着操起鸡毛毯子就打)我要教训教训你……
贾:你别打,你轻点!孩子在睡觉。你不知道你打我你是家庭暴力吗。
贾妻:我就是要对你进行暴力,我就要打你这个姓贾的,我要打假。好好教训教训你。你说你在8小时之外,你和张美丽在做什么?
贾:你别打,我说,有时跟她陪陪外国人,有时陪我跳跳舞。
贾妻:还有什么?你说呀……
贾:有时为我捶捶背揉揉肩。
贾妻:你说有没有那种事?
贾:哪种事?
贾妻:你在装糊涂,什么事还要我说出来吗?(接着又打)。
贾:我和张美丽没有出轨的事,只不过跳跳舞,有时一时激动拥抱拥抱。
贾妻:还有什么?
贾:还有在没人的时候接个吻。(再打)
贾妻:你跟别人的老婆拥抱接吻,成何体统。你说呀那是什么作风?为了达到个人目的,你逼得赵师傅夫妻打辞职报告,你安的是什么心?
贾:我说你这个人太没见识了,现在已经80年代了,男女交往,拥抱接个吻这不是很平常的事吗!再说这不是我逼他,因为我们厂总共有五个女秘书,最好的最得力秘书被甄厂长出国考察给带走了,还有四个秘书,长的很丑,都是我看不上的秘书。我也想出国考察,可是没有一个合适的,所以我再找一个我满意的秘书……
贾妻:别说了,你想找一个最漂亮的年轻的小秘,每天陪你玩是不是?
贾:那不是工作需要吗。男女拥抱接吻对外国人来说那不是很平常的事儿。洋为中用吗!现在是改革开放时期,胆子应该大一点。男女搭配工作不累。而且……
贾妻:而且什么?
贾: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
贾妻:我看你早晚有一天掉进河里出不来,没人来救你。我问你:你说我漂不漂亮?
贾:当然漂亮。你不漂亮我能要你吗!
贾妻:我跟你结婚后你跟我跳过舞吗?
贾:你不看看你的身段,女人四十壹朵花,你今年刚刚三十八,简直就像个大冬瓜,你说适合跳舞吗?
贾妻:我已经老了,你大概不想要我了,你喜新厌旧,看来你马上就要变成陈世美了(说着又打了两下)。你说我们这个家,哪还像你的家,变成你的旅馆了,到睡觉时才回来。
贾:你的这个比方也太不恰当了。我可是一名堂堂正正的国家企业的领导干部,我做的一切,那不是工作需要吗!也是为了企业的发展吗……。
贾妻:你还是领导干部呢,你有资格吗!你配做领导干部吗!以后我要找你们甄厂长谈谈。
贾:别去!别去!千万可别去,影响不好。
贾妻:你不要怕吗!我得一定找你们的甄厂长谈谈,不然成天在骗我。
贾:甄厂长带他的秘书出国考察,半年后才回来,现在我是厂里最高领导人,是第一副厂长,现在我说了算。你来了也没用。
贾妻:他总有一天会回来的,我一定找他谈谈,不然你以后还要骗我。
贾:我回来的晚,那不是工作太忙吗,甄厂长的工作都是我来做。我怎么算骗你,你也没那么好骗的。
贾妻:你还忘记了没有,前几年给我买了一个金项链说是14K的,我发现这金项链怎么这么轻,后来我到金店去鉴定,说是假的是铜制的。一堵气我把它扔了。你说你还记不记得?
贾:那不是因为当时我没钱吗。
贾妻:没钱也不能骗我呀!
贾:以后我为你买根真的,28K的。
贾妻:你又在骗我了,有28K的吗?我不要28K的,我只要24K的(说着松开了手)
贾:张美丽一辞职,没有适合的人选,我的贴身秘书怎么产生呀?
贾妻:我调到你厂来,也是个人选吗!
贾:你大概是对我不放心呀!……你够条件吗?
贾妻:你说我怎么不够条件,我可是大学本科毕业。又是名医师,医生是治病救人的,我到你们厂来好好治治你的病,治治你的心病。
贾:学历高有什么用,要年轻,要漂亮身段要好!……(正说着有人敲门)
贾妻:谁呀?
潘:贾副厂长在家吗?
贾妻:(当丈夫说)说着又来了一个,是个女的,雪中送炭呀!(贾妻退下,偷听他们说些啥)
贾:(将门打开一看)哎呀!这不是潘高小姐吗!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潘:贾副厂长家我还是第一次来(说着将礼物放在台子上)。
贾:请坐吧!(说着,潘坐在少发上)。你今天怎么这么晚才来呀。
潘:因为我知道我来早了你不在家,找不到你。
贾:你这么晚才来一定有什么重要事吗?
潘:你应该知道会有什么事的。
贾:是不是想做我的秘书?
潘:当然了,我想我做你的贴身秘书最适合了,因为我年轻只有25岁,未婚,又是大专毕业,我可以讲一口流利的英语,你说哪一点敢不上张美丽。我是单身,你不是喜欢跳舞吗!晚上跳舞要跳到几点都行,跳到通宵也没关系。我完全有条件胜任秘书工作……
贾:做秘书不仅要有学历会外语,而且还要有苗条的身材,人还要漂亮能歌善舞,你行吗?
潘:怎么会不行?我们俩现在就跳一个试试看(说着两个人就跳起舞来)
贾:太棒了,这舞确实跳的不错呀……
潘:而且我歌唱的也不错,我现在就唱给你听(唱《我爱你中国》):百灵鸟从蓝天飞过,我爱你……。
贾:别唱了,我爱人在里面听见会误解的。
潘:不!我唱完了她就不会误解了。(边跳边唱)“百灵鸟从蓝天飞过,我爱你中国……”
贾:别唱了!也别再跳了!
潘:看来你是怕老婆,惧内。大名鼎鼎的副厂长惧内多遗憾呀!
贾:别提了,她发脾气,还要打我呢。
潘:什么?她还要打你?大名鼎鼎的副厂长,挨老婆打太可笑了。
贾:我刚刚还被她打过,你看!(说着掀起衣服)这左一条,右一条是用鸡毛毯子的柄打的。打的我真疼呀!
潘:哎呀!她把你打成这样子,她也太猖狂了,太野蛮了,太没人性了。你也太可怜了。那不行!你长期被打,那是家庭暴力,她应该承受法律责任。你得跟她说理去!
贾:说什么理呀!俗语说的好啊《打是亲、骂是爱》,她打我说明她心中有我呀!
潘:你这个人也太老实了,你为什么不打她呀?
贾:我刚刚不是说过了吗,《打是亲、骂是爱》……
潘:噢!我明白了,如果你打她你就是爱她,不打她就是不爱她,原来你跟她不亲呀!你不喜欢她呀!所以你就不打她,那你为什么不跟她离婚呢?
贾:你这又不懂了,夫妻只要有一方爱就行了,就够成了婚姻。婚姻和爱情那是两码事儿。婚姻不等于爱情。
潘:噢!我明白了,你找小秘就是为了爱情是不是?
贾:你太聪明了,你不愧是大专毕业。
潘:你也太无能了!像你这样地位的人,完全可以跟她一刀两断,找一位年轻的漂亮的小姐。
贾:那不行,那叫做只有爱情没婚姻。
潘:看来你是一个“贱骨头”。原来你在厂里是领导,在家里是被领导。在厂里是英雄回到家变狗熊。在厂里你欺压别人,在家里别人来欺压你。真正的“妻管严”。
贾:男人没有“妻管严”那还叫男人吗?
潘:我说你在厂里来教训别人,在家里别人在教训你。你也太痛苦了。这样吧!我来做你的秘书,我来保护你。
贾:你真好。你来保护我,你行吗?
潘:怎么不行?我告诉你吧!我在读中学时,我是武术队里是队长,拳打脚踢都行。我是文武双全呀,我可以保护你。
贾:我看不行呀,你肯定打不过她。
潘:为什么?
贾:她的手里的公文包中,始终藏着两把刀。
潘:她是干什么工作的?杀猪的吧?
贾:她是一名外科医生,专门动手术的,经常给病人开刀。而且她长的是膀大腰园,有二百多斤,像一口水缸,你能打过她吗?再说她拿出刀来给你一刀你不怕吗?
潘:为了你,打不过也要打呀!我受了伤也值得,我既是你的秘书又是你的保镖。为了你我可以舍生忘死。我可以每天送你回家,到了你家我躲在外边,若是她打你我马上冲进去。
贾:那若是不打呢?
潘:如果不打你,等你们夫妻睡下了我再走。我要永远在你身边保护你。只要我在你的身边,我会保证你的生命安全。
贾:只要你永远在我的身边我就放心了。你真是我的好保镖呀!
潘:美国总统肯尼迪就是因为身边没有像我这样的保镖,才遇剌。
贾:我有这么伟大吗?
潘:不久你将成为一位很了不起的人物。
贾:感谢你的夸奖。你对我太好了,你真是我的好秘书呀。
潘:你现在是名处级干部……。
贾:不!是名副处级。
潘:根据你现在的水平和能力,你可以由副处级马上变成正处级,不久升为局一级,再由局一级升为市一级,这样不到三年的时间你就可以到中央去了,成为一名国家有名的伟大领导人。
贾:想不到你真会拍我的马屁呀,我不会上你的当的,我不会要你做我的秘书的,你死了心吧……。
潘:什么?你不肯要我做你的秘书?为什么?
贾:(仔细看看她脸)你做我的秘书不够条件。我们俩还是坐下来说吧!(说着两个人坐下来了)。
潘:你说什么?不行?
贾:你想做我的秘书?就是你的相貌差了点……
潘:我真的丑吗?你看我脸上的美人志,张美丽她有吗?
贾:你不仅人长的丑,再加上脸上的这个痣显得更丑了。你脸上的这块痣有点太大了吗!那哪是美人志呢?真正的美人痣是一小园点只有黑芝粒那么大,呈黑色的,而你脸上的这块痣呈紫色的,说得好听点简直就像新疆葡萄干儿,说的不好听点那是一坡鸟粪。其实不是美人痣那是胎记吗!你把胎记说成是美人痣多可笑呀。所以你不够条件。
潘:你是说我长的丑?你是选女秘书还是选美女呀?
贾:选女秘书包括选美女。
潘:你要我漂亮太容易了,你可以为我整容吗!清除胎记,你要求我整容后跟张美丽一个模样也可以。
贾:那要很大一笔钱的。
潘:你可以用公款吗!
贾:用公款为女秘书整容那可是违反财务制度呀!
潘:你不是动用过公款呀!动用公款为你的哥哥造房子,算不算违反财务制度?
贾:那笔钱我不是早已还清了吗!
潘:我知道你已经还清了,我可是财务科的会计,我懂得财务制度,动用公款还清了那也是一种违法行为。这还不算,还私设小金库。这些事情,只要我向上级一反映,你的副厂长的位置可就保不住了。
贾:那么说你是想检举我,我不在呼,我们的上级他们能听你的吗?你别搞错啦,你可是一般普通百姓,没人会相信你的。
潘:我可以向李局长反映。
贾:你向市长反映也没有用,人家不会相信你的。
潘:你想知道李局长是谁吗?
贾:李局长那是我的上级,我向他回报工作他绝对相信。
潘:我可以告诉你,他是我母亲的亲弟弟。
贾:啊!想不到,他是你的舅舅。没想到今天我输给你了。但是,你再想想看,你可是在我的手下工作一名普通员工!我可以有权不用你,可以要你下岗。不知你考虑过没有?
潘:我怕什么,我有大专文凭,又年轻,到哪找不到工作。实在找不到我可以找我的舅舅帮助。没什么可怕的。如果……
贾:如果什么?
潘:如果你能退让一步,我可以为您保守这个秘密。
贾:我今天输给你了,这样吧,你想当秘书的事我再考虑一下,不过……
潘:不过什么?
贾:我要问你,你有没有对象?
潘:这跟有没有对象有什么关系?
贾:有关系呀!如果你有了男友你就将业余时间用在谈恋爱上了,那就没有时间作秘书应做的工作。不过,聘用你的话只能聘用两年。两年后再谈恋爱才行。
潘:好吧!两年后再谈恋爱吧。
贾:我再说一遍,我只能聘用你两年,两年内不能谈恋爱。
潘:两年内不能谈恋爱,如果我永久不谈恋爱,能不能长期做下去?
贾:不能。
潘:为什么不能?
贾:因为我们厂里制度有规定,聘用秘书一届为两年。两年后换届。
潘:这到有点像美国总统选举吗!
贾:不!比选举美国总统要求还高,美国总统选举是四年一改选,而我们是两年改选一次。
潘:好不好连任?
贾:当然可以连任,只能连任一次,连任的可做四年。
潘:那太好了,我要争取连任。四年内不找对象。
贾:我想聘用你,这不过是我个人的设想,等我们的甄厂长出国回来再做决定。
潘:我成为预备秘书?
贾:后补秘书。
潘:好吧!我回去了,希望合作成功。Good by.
贾:Good by!(说完潘回去了。贾在房间内走来走去,妻子从里面出来)。
贾妻:我看你这个副厂长是一个最危险的人物,我必须到你厂里来工作……
贾:甄厂长能要你吗?
贾妻:我可以告诉你,我和你们甄厂长可不是一般的关系……
贾:什么关系?
贾妻:我对他非常了解。他的原名叫甄心,后来名字改为甄成,你知道吗?
贾: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叫甄成。
贾妻:他是O型血。生肖是属鸡的,八月15 日生日……
贾:你怎么知道这么详细。简直是名侦察员。
贾妻:我告诉你,他可是我的老同学,不仅是同学,而且我们谈过恋爱,他身上的胎记在什么位置我都知道。
贾:我的天呀!我想不到你原来的男友甄心就是现在甄成厂长,我想不到我还在他的领导下,我真没想到你们还有这样一种不可告人的关系呀,太可怕了!你为什么不跟他结婚呢?
贾妻:我们毕业后,因为当时他要和我一起出国,由于我的出身不好,签证通不过,他一个人到美国去了,就这样我们分手了。到国外不久,他跟一位华侨结了婚!不久不知为什么他又回国了。而他的妻子到现在还不肯回来,也没跟他离婚。
贾:(自语)想不到我老婆是个二手货呀!这回可麻烦了,她跟甄厂长有旧情,他的妻子又在国外,那若是他们重温旧梦,如果她跟我离婚,跟他结合,我的脸往哪搁呀!(停了片刻)你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吗?
贾妻:你说我有必要告诉你吗?就凭我和他的这样关系他能不收我吗?
贾:你是医院里的一名外科医生,工作做好好的,你有必要到我们厂里来吗?是不是对我不放心?
贾妻:由于你的行为,我必须调到你厂来天天在你的身边,否则,你这个人是危险的,我要挽救你,否则,你即将走向深渊。姓贾的,你现在悬崖勒马还来得及,否则后果是不可设想的。
贾:你到我们厂来想做什么?
贾妻:到你们厂来做秘书,我要做第一秘书,做总秘书,不!做秘书长。
贾:你说什么?做秘书长?这官也太大了吗!
贾妻:我做你们厂的秘书长,要你厂的所有秘书都归我管。我又是名医生,我要对你的心里健康负责,彻底根治你的心病!好!就这么定了。你跟我马上回去睡觉去(拉着贾的耳朵退下)
贾:你轻点好吗!
(剧情结束)
作者:孙文秀(上海)2013-1
信箱 swx@hy-online.net
QQ2295831806
作者文集加入收藏授权方式:分级授权责任编辑:追逐你的狼

相关作品阅读

用户评论[0]

博才网络旗下网站:
博才文学网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