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日记 » 爱情五味 » 初恋不懂爱情
初恋不懂爱情

类别:爱情五味

作者:luhe23[个人小说集]

日期:2015-04-07

有些人,有些事,一转身就是一辈子……

女孩认识男孩时,才15岁。

在高高的嵩山上,男孩轻抚着女孩的脸颊爱怜的说:“丫头,我等你长大……”

然后,男孩走了,去很远的地方当兵。

在此之前,这段爱情的兴起毫无预兆,就象一颗石子,突然在一向平静的心湖溅起圈圈涟漪,那年,那天,那个男孩,就这样定格在了女孩的生命里。女孩开始等待,等着男孩回来,等着自己长大。

等待的过程中,女孩被思念折磨得不成人形。

那时候的女孩刚到异地求学,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让女孩心里生出厚重的孤寂。女孩唯一能做的就是给男孩写信,写了一封又一封,男孩也回信,字里行间,全是浓浓的爱。为了让女孩给自己多写几封信,男孩甚至给女孩寄来厚厚一撂邮票,女孩知道,这细密的心思,都是爱。所以,每次读男孩从千里之外寄来的信,女孩都会托着腮,幸福的笑。

女孩想,有爱相伴,真好!

然后,有那么一天,女孩遇到了一件事,麻烦到了几乎让她崩溃的地步。女孩象一头小兽,跌跌撞撞,极度不安,一个人奔跑的感觉让独在异乡的她感到恐惧,此时,如果有人牵她的手,她会感到安全。于是,深入骨髓的孤独让女孩开始愈发强烈的渴盼遥远的爱,天真的她迫不及待地跑到邮局给男孩发电报,让他在某一天来看自己。男孩没有回音。到了约定的那一天,女孩红着眼眶坐在冬日的站台上,水米未尽,爱情的力量大到惊人,她只有一个愿望,就是第一个看到他,扑进他怀里痛哭一场……

可是,一直等到手脚发麻,男孩也没来。那个冬日的黄昏,女孩感到了彻骨的冰冷。

当晚,女孩就开始发烧,烧得一塌糊涂,高烧过后,女孩选择了分手。男孩很痛苦,写了很多信想极力挽回这段情,他告诉女孩,他没能赴约是因为身在军营不能随便请假,而且,他们那儿发生了火灾,他在救火时受了伤……

可是此时的女孩敏感而孤独,对于男孩的话,她一个字都不想听。

后来,女孩上了大学,有了心仪的男友。但偶尔,一人独处时,还是会冷不丁想起男孩,想起青葱岁月中最初的爱。期间,他们又断断续续联系过几次,知道男孩还在部队,至于有没有女友,女孩没问,男孩也没说。只是,感觉到女孩累时,男孩会如兄长一般安慰她,劝解她。有时,一个长途电话能打一个多小时,男孩调侃,说自己的津贴都交了电话费了……再后来,女孩毕业,结婚,生子。生活象水一样缓缓地向前流着,但和男孩却再也没有任何交集。

男孩的名字再次出现在女孩的生命中时,当年的女孩已成了中年妇女。每天忙了老公忙孩子,过着幸福简单的日子。偶有闲暇,站在紫藤花下看楼下的俊男靓女穿梭来往,女人感到了岁月的严酷,她想,自己真是老了。也就在这时,偶有一天,不经意间,鼠标随意一点,那个熟悉的名字前面冠了“军旅作家”的称呼在网上骄傲的游走。那一刻,就象一个做了半截子的梦,忽然明晃晃地掉到了地上,女人一时手足无措。

拨通网上公布的那个电话时,已是第二天的清晨,当时的心情,就好象又回到了当年的嵩山上,不安,犹豫,激动,五味杂陈。电话刚响了一声,慌乱的女人就匆忙挂断了电话。她不知道电话接通时她该说些什么?毕竟不联系已多年,敏感的她不想面对失望,但不打电话心里又隐隐觉得不甘。于是,静下心后,她终于还是拨通了那个电话。轻轻的一声“喂”后,那个久违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请问是哪位?”

女人幽幽地答:“多年不见,你好吗?”

对方再次追问:“你倒底是谁?”

女人仍不答,只是接着说:“你应该已经忘了我是谁了,不说名字也罢……”

但就在这时,对面的人急切的说:“丫头,是你吗?”

那一刻,女人分明感到二十多年的时光从自己身边哗哗地流过,浮云事世中,当年那个十五岁的女孩,又一次站在男孩的面前,任由男孩深情地将一个又一个湿湿的吻印在自己的眼睫毛上,每一个细微的举动都让人心悸……

嵩山一别,二十多年了,再未相见!

放下话筒,女人泪流满面
作者文集加入收藏授权方式:分级授权责任编辑:追逐你的狼

相关作品阅读

用户评论[0]

博才网络旗下网站:
博才文学网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