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杂文 » 百家杂谈 » 孙文秀相声
孙文秀相声

类别:百家杂谈

作者:13816925667[个人小说集]

日期:2015-08-14

相声--贪小失大
作者:孙文秀
甲:我问你,你在业余时间里,就是八小时以外都做些什么?
乙:那就是做些家务,买菜、打扫卫生、洗衣服……。你呢?
甲:我跟你不一样,我在八小时之外,打扑克,搓麻将,有时候还要出去跳舞……主要是娱乐活动。人活着就是求个快活。
乙:那你就不能干点别的?
甲:对了,除此以外我还要研究一项重要课题。
乙:什么重要课题?
甲:我在研究如何占便宜。
乙:你是研究怎样可以占人家的便宜吧!
甲:对!人们都有一个共同心里,那就是想占小便宜。
乙:是有那么一种人,那只是极少数的人,为了一点小小的利益,不择手段想占点小便宜。
甲:我看大多数的人都这样。比如说去买菜,先问摊主菜多少钱一斤,然后再说“便宜一点好吧?”这不就是想占小便宜吗!
乙:确实,我出去买东西时也是这样。其实这不叫占小便宜,这应该叫做精打细算,不想吃亏。
甲:不想吃亏同占小便宜有什么两样?你说如果买东西不问价钱就买,行吗?
乙:如果不问价钱就买,我看也行!
甲:我看不行,不然咱们试试看行不行。比如说我是卖菜的,你是顾客,咱们来表演一下。
乙:好!现在开始。“我说掌柜的,给我称五斤大白菜。”
甲:好!称好了,给你,正好五斤。
乙:共计多少钱。
甲:共计250元。
乙:什么?多少钱一斤?
甲:50元一斤。
乙:有50元一斤的大白菜吗?那也太贵了,你心也太黑了吧。
甲:太贵了?你是不是想再便宜点?你想占我的便宜。
乙:谁想占便宜?相反,那是你想占我的便,对不对呀?
甲:那就5元一斤吧!
乙:你看看!由于我没问白菜价格,你就成心将价格提高10倍,不!5元一斤也太贵。
甲:你看!这不是想占便宜吗!所以不问价钱多少不行。问价钱就是想占便宜。
乙:看来你这个卖主,不问价格就买不行,但是你卖菜的也得标价呀!
甲:你不是鼻子下面有个嘴吗!你为什么不问价呢?……不问价钱就买东西有那种人吗?问摊主“多少钱一斤,便宜一点好吧”这不是想占便宜吗?从此,我得出一个结论,人人都想占便宜,我也是其中之一。
乙:你说的也有道理。
甲:卖主也一样,也想占便宜,通常成心把价格抬高,比需要卖出的高出一些。如你不跟他讲价,那你就要吃亏,你就被他骗。有时还要短斤缺两。所以必须问价,再讲价还价。
乙:是啊!卖主也想占便宜,买主不想吃亏。卖主占顾客的便宜叫做“宰顾客”。是为了多赚钱吗!
甲:平日都是我爱人买菜,我跟本不出去买菜。当我爱人不在家,比如说她出差了,或到娘家去了,我只好出去买菜了。有一次我去买了二斤辣椒,我没有问价,二元一斤花了四元钱,当我转了一圈回来,没几分钟的时间,发现变成一元五角一斤了,你说气人不气人。
乙:那你得找他说说理呀,为什么没几分钟时间变成一元五角一斤了。
甲:我跟卖菜的说:你怎么卖给我二元一斤卖给别人就一元五角一斤了,你得退给我钱,二斤你卖给我是四元,你现在是一元五角一斤,应该是三元,你得找给我一元。
乙:卖菜的怎么回答你?
甲:他说:“先生!你不要弄错!我们这是卖菜呀!不是卖黄金,卖黄金是一天之内价钱没变化。卖菜,根据行情每天要变化好几次了,假使等一会我长到三元一斤你能找给我钱吗?卖菜多少钱一斤这是我的权利。我要卖多少钱就卖多少钱,你管得着吗!”我听了以后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我只好哑口无言了。这样以来我吃亏了,他占便宜了。
乙:那你只好吃亏了一元钱。下次你买菜时应该找好时间,你可以等到快要收摊时再去买,肯定便宜。
甲:说实话,我不经常买菜,只好叫他们“宰”了。我们家里买东西通常都是我爱人去买的。女同志心比较细,很少会吃亏。我和我的爱人就是不一样,她在用钱上是精打细算,该用的地方一定要用,不该用的地方绝对不用。我如果多用一元钱她也要嘀咕。她在用钱上很会算细账。可以为我们家庭节省一点的开销。
乙:你爱人是个好妻子,是名好当家。
甲:所以占便宜是人们的共同心里,人人都想占便宜。对此我对如何占便宜很有研究。因此我就千方百计想办法去占别人的便宜。
乙:那可不能做损人利己,损公肥私的事。
甲:我跟我爱人不一样,有时候跟她相反。我用钱上大手大脚,应该用的不用,不该用的也要乱用,有时还要找机会占别人的便宜。结果是贪小失大,反而吃了亏。
乙:你要向你爱人学习。看来你爱人做你的领导最合适了。
甲:当然。比如说今年春节前夕,我们单位里给每位职工发了一桶烧菜的食用油,五公升,你说这是不是一件好事?
乙:当然是好事了,那你就把它拎回去吧!你爱人一定很高兴吧。
甲:高兴什么呀!不知我们单位里哪个领导想出来的馊主意发了一桶油,发钱该多好啊!你说发一桶油乘坐公共汽车很不方便,把它拎回家去多费劲呀!如果发了钱带在身上多方便,要买什么就买什么,可以自由选择……
乙:发了钱你还可以作为私房钱。不要你爱人知道,进了你个人腰包是不是?
甲:我可不是那种人,我从来没那么想过。你不知道单位发给我这桶油,给我们经济上造成很大损失。
乙:我真不明白,发一桶油怎么会给你经济上造成很大损失?可以给你家庭减少了一桶油的支出,怎么会给你的经济上造成了损失,岂有此理!
甲:你说我手里拎了一桶油,五公升那就相当十斤,还要上公共汽车,下班时公共汽车又挤,多不方便呀!下了公共汽车还要走100多公尺的路才能到家,你说累不累。
乙:累是有点累,你也不是每天拎一桶油回去,很少有这样的机会。你就暂时受点累,克服克服好了,难道说你在单位里工作就不累呀?
甲:我在单位里工作一点不累,我是门卫,每天也只不过就是开厂门,关厂门,收发文件什么的……,手里从来不拎重的东西。再说在要过春节的几天夜里打扑克,用手甩牌用力太大,我的手臂又酸又痛。我怎么拎这桶油呢?
乙:那么说,这一桶食用油你就不要了。
甲:听说这油价值是46元一桶,我为什么不要。不要我就损失了46元。不过,要我手拎一桶油,乘公共汽车我才不干呢。
乙:那你要想办法送回家呀!
甲:当时下班后我叫了一辆出租车,我乘了出租车把一桶油送回家去。我爱人听说我单位里发了一桶油非常高兴,然后听说我叫了一辆出租车,她立刻就不高兴,她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问我叫出租车用了多少钱,我告诉她出租车是58元,她气坏了。
乙:一桶油是46元,叫了一辆出租车用了58元,那你可吃亏了。
甲:我爱人为我算了细账:一桶油价值是46元,叫一辆出租车是58元,我如果乘公共汽车下班回家是2元,这就是说58元去掉46元再去掉2元,这样,油价不算,你就损失了10元钱。
乙:你爱人算的对呀!等于这一桶油花了46元买来的,还要损失10元钱,那你可吃了亏了。
甲:我在想,我爱人的说法很对,我无意中损失了10元钱。你说我怎么没想到呢。为此被我爱人狠狠地批评了一顿。
乙:我看,你爱人不打你还算不错了,你说你有多笨呀?你爱人是怎么批评你的?
甲:她说:单位里发给你的这桶油,如果实在没办法拿回来,你可以送给别人,可送给困难职工,送个人情,献爱心,做件好事。你在我们家门口的那个超市买一桶油也不要58元,你说你笨不笨?不动脑筋……
乙:你看你爱人的主张多好啊,有那么高尚风格。她是一位多么好的妻子。
甲:你说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我越想我是越后悔。我不想吃亏,后来我是一直在想,一直在琢磨,如何先把这10元钱捞回来,然后把这46元的这桶油钱也捞回来。
乙:对!你应该再弥补这个损失,可是你得怎么捞回来呢?
甲:遇到事情你得动脑筋,想办法,所以我黑夜白日的想,怎样把损失夺回来。
乙:你可找机会多加几个班,弄点加班费不就捞回来了吗!
甲:谁去加班呀!有加班的机会我也不加班,有加班的时间我不好打打扑克,搓搓麻将那有多开心呀!多有趣呀!
乙:那你怎么去把钱捞回来呢?
甲:我后来想出来一个好办法。
乙:什么好办法?
甲:我爷爷他有张敬老卡,乘车可以不要钱,他已经八十多岁了,从来不出门。这张卡是我长期为他保管的。这张卡从来也不发挥作用,这回我用他的卡乘车可以不花钱买票了,那不就把钱节省下来了吗!我要这张卡发挥应有作用。我每天上下班就可以节省4元。
乙:原来你是冒充70岁以上的老人乘车。孙子冒充爷爷乘车,年龄相差太多,司机看不出吗?
甲:我想办法叫他看不出来。
乙:你想什么办法?
甲:我化装,装扮成老人,人家都说我跟我爷爷的模样特别像。我爷爷是个灰白胡子老头儿,只要我的下巴上装上一绺假的灰白色胡子就可以了。然后上车时,顾意弯着腰,装作老人的样子……
乙: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不体面的事情来,你说你丢人不丢人。
甲:只要能把钱捞回来什么体面不体面,丢人不丢人的。也不过是占点小便宜而已吗!
乙:你这么做你爱人知道不知道?
甲:我绝对不好要他知道的,她是她们单位里的先进分子,她是三八红旗手,女劳模。如果她知道她能同意我这么做吗?如果她知道,她肯定要骂我。所以我只好背着她化装老年人去上班。
乙:你背着你爱人做坏事……你是什么人呀。
甲:后来我到了戏剧道具商店买来了一套灰白色的假胡子。当我爱人不在家时,我贴上去,对着镜子,再对照敬老卡上的照片一看,我非常像我爷爷。
乙:难道你爱人就没发现你带假胡子去上班?
甲:当她在家时,每次我上班出了家门口从手提包中拿出来,再带上的,她跟本不知道。
乙:到了单位呢?
甲:还没等我走到厂门口,我把假胡子拿下来放到手提包里。
乙:上公共汽车没人发现你是假胡子?
甲:开始两天没有!当我上公共汽车时,我是提心吊胆,心跳的历害,就怕有人注意我。说实话,当我刷卡时我手也发抖……
乙:做贼心虚。你手发抖,车上的人不怀疑你?
甲:不怀疑,因为人老了手是要发抖的。当我上车刷卡后往里面走时,有的人看见我年老,掺扶我,有的人给我让座。对我十分尊重。我十分得意。
乙:你说你亏心不亏心。你心里不感到内疚吗?我再问你:持敬老卡在高峰时是不能乘的,你知道吗?
甲:我们厂门卫都是三班制,上下班不在高峰时间内,我持这张敬老卡上下班不受影响。
乙:那太好了,三班制给你创造了条件。你真可耻呀!我看你呀!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露馅的。
甲:就这样我乘了两天车,乘了四次谁也没发现我。
乙:你每次2元捞进来了,这样以来四次你8元捞进来了。
甲:当我第三天上班乘车时,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乙:我看你总要有这么一天的,露出马脚的。你说你发生什么事了?
甲:想不到,这天车上人特别多,特别挤,当我刷好卡往车面里走时,有两个十几岁的小孩在我前面挤来挤去,打闹,把我的假胡子给挤掉了。
乙:露出真面貌了,原形毕露。我看你怎么办?
甲:我赶紧把胡子贴上去,结果还是被人家发现了,这时司机从反光镜里看到了,他回过头来看我,这时我“唰!”的一下脸就红起来了!然后他立刻要我的假胡子。
乙:汽车司机当你说什么?
甲:他说:“把假胡子交给我!”我不肯给他,然后车子靠边停下来,结果他走过来假胡子被他夺过去。
乙:司机还说什么?
甲:司机又说:“先生!你说怎么办呢?”我说:“买票呗,投二元硬币就是了吗!”
乙:司机还说什么?
甲:司机说:“没那么简单吧,乘到终点再说吧!”这时车上的人是议论纷纷……当时我的脸不知往哪放好了……。
乙:我都替你脸红啊。到了终点站怎么处理?
甲:汽车开到终点站,司机向经办人员说了一遍,经办人员没收了这张敬老卡,再问我是哪个单位的,我只好告诉他。他打个电话通知了我的单位,把我在公共汽车上发生的事情告诉我们单位领导,并要单位派人接我回去。
乙:回到单位,你们领导怎么处理你?
甲:回到单位里我是抬不起头来呀!单位领导也不要我上班,立刻叫我写检查,我当时是痛哭流涕呀!悔恨自己。就是为了占点小便宜这点小事,扣掉我三个月奖金,每个月是250元,一共是750元。我吃了大亏呀!
乙:你是占小便宜吃大亏,贪小失大。那是一种不良作风。
甲:厂里职工都知道此事。我认为这么处理也太重了吧,其实这件事领导也有一定的责任。
乙:你说什么?你们领导有什么责任?
甲:怎么没有责任,如果领导不发给我这桶油,我就不会吃亏,就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吗!这说明单位领导也有责任吗!
乙:你的理由站得住脚吗?你们厂里每人都发了一桶油,人家都跟你一样吗?我看,你是拿不是当理说。我说你别再强辩了。你得赶紧认真检查,承认错误。
甲:这还不算,经厂领导讨论决定调离我的工作岗位。不要我作门卫工作。说是调我到生产第一线去工作,说是最艰苦的地方。原来我有多么好的工作,结果给了别人。你说我原来的工作有多好啊,又舒服又省力……
乙:好啊!那是领导需要你,重用你。调你到什么地方去工作?
甲:过了三天,通知我到翻砂车间去报到,这是厂里的工作是最艰苦、烦重的体力劳动。
乙:那是领导对你的考验。
甲:我每天轮大锤,就是把大的生铁块用大锤敲碎,变成小块,然后再放到熔铁炉里熔化,你说这种工作有多苦呀!有多累!每天晚上下班回到家里筋疲力尽,吃好晚饭很早就要睡大觉,哪还去想打扑克,搓麻将呀!
乙:我看再累的工作也得有人做呀!我看你呀!不要想别的啦!在新的工作岗位上作好自己的工作,改造自己,做出好的成绩来,领导会看得到的。
甲:从此我深深地体会到,钱是来之不易,是汗水的结晶。靠搞歪门邪道索取是没有好结果的。这次调到新的工作岗位由于工种改变,劳动强度增加,每月增加了60元浮动工资。
乙:这样以来,你一个月就可以把过去的损失捞回来了。
甲:是呀!这并不重要,不要再谈了。钱虽然是多了,可是名誉坏了……。
作者:孙文秀 (上海)2008-12
swx@hy-online.net 
QQ2295831806
作者文集加入收藏授权方式:分级授权责任编辑:追逐你的狼

相关作品阅读

用户评论[0]

博才网络旗下网站:
博才文学网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