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杂文 » 百家杂谈 » 孙文秀相声
孙文秀相声

类别:百家杂谈

作者:13816925667[个人小说集]

日期:2015-07-28

相声小段--假话与真话
作者:孙文秀
甲:你说一个忠诚的人,应不应该说假话?
乙:当然不应该说假话了。按“忠诚”这个词含意就是不说假话。我就是忠诚的老实人,从来不说假话。
甲:我认为你的说法不一定对。有时遇到的事再忠诚的人也要说假话,不说假话不行,说了真话就要害人,你相信不相信?
乙:这怎么可能呢?
甲:我举个例子:如果你的好朋友生绝症住在医院里,他马上就要死了,医生说他活不了一个星期。当你去看他时,你应该怎样对他说?
乙:这个吗……一见面面带笑容的说:“哎呀,我的老朋友,我看你非常高兴。面色比以前好多了,红通通的。你又换发了青春。请你要好好保重身体,住不了多久,就会痊愈的,很快就会出院的……”医生的话不能告诉他。
甲:你这番话是真话还是假话?
乙:这倒是一句假话。我看说真话有什么不可以?
甲:我们再来试试看,看说真话好不好。(一见面就大哭起来。一面擦眼泪一面说):“我的好朋友啊!听医生说你得的是绝症啊,最多只能活一个星期。你想吃点平日爱吃的东西就买点吃吧,死了之后想吃什么也吃不到了。你走了我少了一位好朋友,我非常难过呀。我们这是最后一次见面,我们很快就永别了……”。这样说真话脱当吗?
乙:确实不脱当。会加重病情。
甲:如果你自己去到医院看病,医生问你病情时你必须说真话。头痛不能说脚痛。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吗。不说真话就不能得到治疗效果,你说对不对?
乙:那到是。不过,去看病时不讲真话也有。本来没病,装成有病。
甲:那是在什么时候?你说那是为什么?
乙: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是在吃大锅饭是时,为了骗取病假单才那么做呢!我就是其中之一。说出来怪不好意思的。有过两次。现在我不肯了,如果真有病也要坚持工作。
甲:原来你也是这样,你是好逸恶劳。你说说看你这样作对吗?
乙:当然不对呀!因为当时大家都这样吗!干好干坏一个样,到时候拿固定工资,一分钱不少,汗涝保收。
甲:如果大家都像你这样,生产能上去吗?都像你这样国家生产能发展吗?
乙:我也是随大流,跟着形势走吗!国家发展也不是靠我一个人吗。
甲:你能认识错了就好。再比如说,你犯了罪被抓进去了……
乙:等一等,你说谁被抓进去?
甲:我是打个比方,假如你犯了罪被抓进去了。我是说“假如”。
乙:你怎么不拿你自己作比方呢?
甲:你干啥这么认真呢?我是说“假如”。就算我被抓进去,到司法机关必须说真话,你说是不是。
乙:因为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吗!
甲:你也知道这个道理呀。
乙:当然,众所周知。只有老老实实交待问题才是唯一的出路。
甲:再如革命战争时期,部队上战场打仗时,战场上在无粮缺水的情况下,有人好容易弄到一点水,给战友喝,可是谁都不肯喝,特别是给首长喝,首长却说“我不渴,给战友们喝吧!”。“我不渴”这句话是真话还是假话?
乙:这当然是假话。
甲:有的战士腿上中了枪弹,在缺医少药的情况下,医生不打麻药取弹头时战士痛的满头是汗,而他始终不说个“痛”这字。明明是痛硬说不痛,他不是在说假话吗?你说他是为什么?
乙:这说明我们的战士意志坚强。在坚苦的环境里坚持战斗。忘我精神的高尚品德。
甲:我们隔壁有位80多岁老人,突然儿子出车祸死了,别人不告诉他说儿子死了,由于产生了突发事,怕他伤心。只好当他说假话,说他儿子出差了。当老人说了假话你说好不好?
乙:这当然,确实不应该说真话。如果突然告诉说他的儿子死了,精神上不知要受多么大的打击,会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如果将来要他知道,也得慢慢地渗透给他。
甲:有时候说假话可以引出真话来。
乙:那又是为什么?
甲:比如说,我去水果摊去买葡萄。我要买甜的,可是买回来的总是酸的。因为摊主不说真话,酸的说成是甜的。
乙:为什么不事先尝尝?
甲:没洗过,尝了不卫生。再说尝了不买也不好。就得当他说假话。
乙:那你怎么当他说?讲给我听听。
甲:如果你当他说假话,可引出真话来。咱们可以试试看,假如你是水果摊的摊主,我比如是顾客。
乙:好!试试看。
甲:我说老板,我爱人怀孕了,我想买些酸的。葡萄哪一种是酸的?
乙:这几种都是酸的。
甲:听说是酸的我不买了。如果他说是甜的我就买。这不是把真话引出来了吗!
乙:哎!这确实是个好办法。
甲:所以,一个忠诚的人,不一定都说真话,必要时也要说假。但是看你的假话用在什么地方,能否起好的作用。我再问你,你跟你的爱人说不说假话?
乙:我从来不跟爱人说假话的,我们是志同道合,恩恩爱爱的夫妻,没有半点个人的密秘。怎么可以说假话呢?
甲:如果你有的话,你也应该向你爱人作交待。正像你所说的。
乙:我没有对不起我爱人的事。
甲:比如说你有外遇,你得老老实实地向你爱人说实话,取得你爱人的谅解。然后痛改前非。
乙:你不要胡说,我什么时候有过外遇?你说话要负责。
甲:其实我是跟你开个玩笑,有者改之,无者加免吗!
乙:如果要我爱人听到她当真的该怎么办?那就说不清楚了。
甲:在战争年代里,如果你是地下党。如果你被捕了。你应不应该向敌人说真话?
乙:如果我被捕了,我向敌人说了真话我不就变成了叛徒了,出卖革命,那还算是个共产党员吗?
甲:如果你是地下党,日本人和你要《密电码》,你该怎么办?
乙:我说不知道!
甲:敌人用金钱来引诱你,给你500两黄金要你交出密电码,你怎么办?
乙:我还是不说,不知道!我要像李玉和一样。
甲:然后吊起来进行拷打,打得你头破血流,皮开肉绽,遍身鳞伤,看你肯交出来不肯交出来?
乙:我决定交出来。
甲:那你作了叛徒吧!
乙:我没有做叛徒!我交出来的不是密电码,那是一本皇历。
作者:孙文秀 (上海) 2007.4
信箱swx@hy-online.net
QQ2295831806


作者文集加入收藏授权方式:分级授权责任编辑:追逐你的狼

相关作品阅读

用户评论[0]

博才网络旗下网站:
博才文学网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去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