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短篇 » 民间传奇 » 好面子的人
好面子的人

类别:民间传奇

作者:zhaixiaobai[个人小说集]

日期:2015-03-21

那天射光漫天遍地的太阳起得很早,就是一九九一年八月八日的早晨,晨光天上来客仍旧不请就透过窗玻璃闯进房间,房间里如烟雾充盈白白的;只见光波波流淌在白石灰砌的墙壁上,让人联想起电影未放前的银幕空空的;还有光线线穿入洁白色的蚊帐内,人要是寻它,便觉得虚虚的。此时,从天而降的不速之客摸扰睡在床上的阿O,阿O睁开双眼,眼眶被黑夜画上圈圈,眼睛被光刺赶紧闭上,有事骨碌爬起来。

“还早呢,一会儿再叫你。”妻子说完煮早餐去了。

“早好吃吃空气。”阿O心不在焉地应道,说完下风床鞋穿衣裤绑领带踱到三门柜前。三门柜的中间镶着一块玻璃镜。阿O拢一拢头发然后把小梳子插入上衣口袋,扭头左看看,右瞧瞧,满意地走进客厅。客厅是套间的脸,因此脸上抹乳白色的涂料。墙边立着一个组合柜,上面是明柜,下面是暗格;明柜由方格构成,格里摆着塑料花、动物模型、金鱼盆……最底层有一个柜斗里装着一台十八寸“南宝”牌电视机,是彩色的。对面有一套木沙发,表面可见铮亮的油漆;沙发前有一张嵌上反光的花岗岩石面的茶几。

这时当的一声,挂在墙壁上的钟敲响六点半,嗒嗒嗒……六点四十分,嗒嗒嗒……六点四十五分,嗒嗒嗒……六点五十分,五十一,五十二,五十三,五十四,五十五,五十六,五十七,五十八,五十九,七点当的一声似乎敲在阿O心上。阿O抡起右胳膊用手掌往脸上打啪。

“你疯啦,”妻子抓住他手劝道,“你这是何苦呢?”

阿O此时想起几天前跟邻居有点摩擦时,邻居见围观者多,因此她故意嘲笑说:“你怎么老是股级,连个副局都没捞到”

“我不想当,副局算啥;要当就当正的。”阿O低头不以为然道,“我祖父还当过七品知县!”

她见他见圈就钻,耻笑说:“没钱吧火灰砌的墙高不了。你不见人家赵局……”

阿O昂首拍裤带反驳道:“钱……怕没有么,我还借一万块给亲戚呢。别把人看扁,我曾祖先前比你阔得多!”

她讥笑装问:“李嘉诚也跟你借过钱?都姓李,说不定有番薯藤般亲戚关系。”

阿O接过棒得意道:“木子李,百家姓排第四:查族谱五百年前是一家!”

邻居刹车失控地说:“你总能从祖宗那找到东西。撒尿照照自己,有啥本事;不肯跪人,拜人,老婆还没转正。你借过亲戚的钱装修,买电器还没还呢。儿子还被拘留过……”“你……”阿O恳求道,没办法,嘴长在人家鼻子下。那时他恨天地为何不漆黑一片,眼睛如瞎似的别想看到他的脸;另想能像乌贼吐黑就好了。

一想起此事,阿O手臂一挥,使劲一推道:“不用你管,你不懂。”说完他举起右胳臂用手掌往脸上批“啪”,左右开弓“啪啪……”。一会儿,双眼冒金星,对耳闻翁峰,两口角流空腹血蚯蚓,阿O疼得坐沙发上双手往上托着下巴,觉得脸辣辣的。妻子见他面颊绯红,如狒猴子屁股,如搽胭脂,如酒醉;无奈说:“你真是活受罪,吃早餐!”阿O站起去吃早餐,餐完老是习惯留点饭菜碗盘里,然后带对奖表体育彩票中奖排列表准备出门,高兴地问妻子:“胖点吗,像不像一夜暴富的?”妻子见他脸肿如满月,捆着青蛙腰,皮鞋锃亮的,深悉的地答道:“嗯,像极了。”阿O得意地宛如六月天喝了冰水,哼着琼剧出门“秦小姐,陈家公子考中状元了……”。妻子指着他背说:“你啊要是有钱的话总会往脸上贴!”

那时可没车送上、下班,小县城也没有公交车,阿O每天骑自行车。今天他仿佛喝了兴奋剂似的,车轮转得很欢。一会儿,他停路边杂货店前吆喝:“老板要包‘恭贺’牌香烟。”老板趁催道:“也买几斤苹果?”“行。”正合他意,买完后他一数钱多找了一块钱,就还道:“老板多补了一块。”老板却望着他出神;此时很多过路人驻足围看阿O,好像看新闻人物、看外星人、看出土文物似的;阿O欣喜极了,长这么大还是首次引起别人的注意。“叔叔捐款!”一个学生抱着个捐款箱伸到阿O前说。阿O摸摸口袋,唯有手上的“寡妇小钱”就投到箱里。

片刻到了,阿O把自行车放好后,手经常不由己地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把小梳子,整理整理头发,然后提着苹果往办公室去。

办公室是人事股的,有一正二副股长以及三个办事员。阿O进时刚好赵副局长在那,就“唔……唔”道。

“阿O,你摔啦?”陈股长见阿O的脸关心地问。

“没有……”阿O难为情答道。

“那就是在跟老婆打架?”赵副局长直问。

“不可能,”陈股长解围道,“李股这种人是不会跟老婆打架的。”

“是自己打的吧?”赵副局长望着阿O脸凝逼问。

“哪有人这么傻,自己打自己,”陈股长辩道,“阿O不会打肿脸充胖子的。”那时的人以胖为荣,可没有现在的“富贵病”。阿O顿时感到很尴尬。

“这么说是中奖了。”赵副局长大悟道,“一夜暴富。”一向来门缝里看阿O的赵副局长,见阿O口袋里的对奖表纸,来个大转弯讨好说:“李股高手,高手啊!”你看小周打十几年奖都没中过李股是查吗诗,还是抓局中的。”说完拉着阿O的手到椅上并坐,笑脸视阿O:“来,要奖纸出来,抓个码给大家打,共同富裕才对。”

“李股下班后就请客,”一个办事员趁机说,“到‘福满楼’酒店,大家看怎么样?”

赵副局长反对说:“我最近很忙。儿子不久要去大学报到,我不去了;你们去吧。李股要不过几天请你喝我儿子的‘谢师宴’如何。”

“李股,我也不去了,给你一张贴,我要当新郎了,恭候你届时光临”

“李股我也是,给你一张请帖,迁新居请你赏脸!”

“我父亲的‘寿宴’,望笑纳。”

“我儿子的‘满月酒’,与你同乐。”

“还有‘对岁酒’,我儿子跟你不见不散。”

下班后,阿O拿着这些“催款单”回到家,往茶几上一抛,对妻子牢骚:“现在的人都是拿工资表,从上到下抄名单。有个别人平时不跟你说什么话,到这时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样请你喝酒;请人越多越有钱赚,红包都比酒席钱多。”

“那你就不用接,退还他。”妻子瞥了一眼他说,“打人家屁股自己不疼。”

“你去别将这废话,存折还有钱吗?”

“哪里有。”

“去跟表哥借。”

“以前借的钱都没还清,又借么。”妻子生气说,指着洗衣机,“装修无所谓,我叫你别买洗衣机,你偏不听;你看买来都没用,拿来装米,当米缸”

“你小声点,别让人家听到。”阿O嘴唇贴着右手食指道,然后赶紧掩上了门。

“买错没?你不会承认错的真像日本仔!”

“日文里不也有汉字么。”阿O有理道,接着,“你不见报纸上订两个人比赛烧钱,还不是顾及面子吗?我同学的父亲过世时,连坟墓都修了十几万呢。”阿O叹息道:“讲那么多没用的话,我要看奖一下;这期准中头奖,怕没钱么。”说完就坐椅子上,想从彩票对奖表上找出规律来。

不过规律不会有,有就不易开奖,要是没点的话,人就不容易上瘾。有些人不自量力,每期打一个码就几千元;有个别人打码老是跟头奖差一点点,以致疯了。体彩每周二、五傍晚开奖,白小姐开奖时,彩票部出钱做很多公益事,后来失信于彩民。私彩从无到有,从少到多,愈演愈烈。阿O有空就去看彩票“宗师”讲课,当场找规律抓码给彩民看,然后就跟他买信息回家看,阿O只不过中五等奖二次。

这时,妻子端菜过说:“人找钱隔座山,钱找人隔层纸今晚做个梦,梦个头奖码来打!”据说私彩老板不怕你打奖就怕你梦到头奖。由于日思夜想,因此这梦码人倒有些人;有个别人梦到头奖码数字,舍得钱来赌而发财的人有。也有梦见什么事物,才从解梦析码书上查数字。阿O可从来没梦过。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也就是赴宴的前一天。阿O坐在电视机前看摇奖,满脑子塞满阿拉伯数字;只见0、1、2、3、4、5、6、7、8、9在里面跳动;一等奖的数字一个一个出来个位数3、十位数5、百位数6;阿O可高兴了都跟自己写的数一样,就看千位数,嘴里念道9……谁知开出个4来;阿O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最后看公证员念是4,才泄了气;阿O再拿查码诗一查模棱两可,给对数(4对9)取代找规律跟打麻将一样条条大路通罗马,头奖码绝对一个。

今天下午下班后;阿O就要去喝喜酒,可是钱又没够数,一般上红包都是二张大钞。出门时他抬头一看,白茫茫一片,盐盐的,白糖似的,不由已就买了一沓“天地通用银行”阴曹地府用的纸钱也就是冥币。

阿O骑着自行车到“乐娱楼”酒店赴宴那时可没什么星级酒店;酒店门口新郎、新娘站两边迎宾,新郎给男宾敬烟。阿O交了红包后,主人露出灿烂的笑脸人世间灿烂的一笑,莫过于拿红包的一刹那. 阿O望去见摆几十桌酒,高朋好友满座,就进入酒席。“李股来这一起坐!”阿O一看,这桌都是同事就一起坐,并且在红纸上留姓名,表示报到。一会儿上菜,先是“全家福”,后是“红烧东坡肉”、“东山乳羊”、“豆腐焖草鱼”……

“李股来干一杯!”“干!”阿O举杯道,就一起猜拳斗酒。陈股劝道:“阿O酒量不行,别贪杯。”然而此时赵局长来跟阿O道:“李股干一杯!”宴散,阿O出门时陈股长对他说:“我送你回家。”“不用了,我没醉。”阿O拒绝道,就自骑自行车回家;骑着骑着,心怦怦跳,头感到有点晕,眼似蜻蜓看见路灯克隆,汽车复制。“卡嚓”一辆车刹住,阿O一头撞上去,不省人事。

那时通信差还没有120,好心人拦住辆车才把阿O送到医院。脑电图诊断:颅内出血。赶紧手术。阿O妻子到医院时,主管医生把病情介绍后,她签名同意手术,术后心电监护不正常,瞳孔两侧不等,凶多吉少。阿O妻子言:老家风俗在外死的人是不能回家的。最后医生给阿O注射“呼吸兴奋剂”和“强心剂“后,用车拉回老家府城甘蔗园。

老家房子是一座三间;前厅大,后厅小,合称为隔厅;两边是住房。大厅是弥留之际的人等断气的地方,一般是铺张草席在中间;此时阿O躺在草席上,旁边点着四盏煤油灯。阿O妻子给他抹身后换上殓衣;由于妻子对他犹如鲍叔牙洞悉管仲似的,因此她给阿O活受罪的脸涂上胭脂。断气后搬尸的人抬口棺木进来,棺材是楠丝木,深红色的外表有黄色丝带,搬阿O进去后用五寸钉钉棺盖;家人殓忌一律转头向后不能看。

下半夜拉倒山坡墓地埋葬,妻子、儿子和亲戚一律用白孝巾裹头,光脚跟着送阿O最后一程。回来时,曙光在夜幕上射出,道路在晨曦显现。
作者文集加入收藏授权方式:分级授权责任编辑:追逐你的狼

相关作品阅读

用户评论[0]

博才网络旗下网站:
博才文学网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去顶部